看完 the Simon Garfunkel show 實在感觸良多,為何當今的流行樂讓我頭疼,年輕時聽過的音樂就是難於忘情。

幾年前和余氏家族一同去夏威夷搭遊輪,歌唱節目儘是老歌,讓一群老先生老太太歡樂無比、手舞足蹈,好像又回到他們年少輕狅的時代。

這次演唱會一票難求座無虛席,虧得品敦及慧珊及早作安排,兩位英國的表演者不但長相神似本尊,聲音更是無分軒輊,他們一路細數這對雙人合唱的生平事蹟,同時演唱每一階段他們的代表作,大銀幕則呈現那些時代的重要回顧,讓我們重溫長達五十年的歷史,兩個小時的表演絕無冷場,讓所有觀眾如痴如狂。

不過放眼四周,看不到任何和品敦、慧珊同樣年齡層的人,原擔心他們會聽得無聊,沒想到他們是真喜歡,音樂會前家裏就常聽見最著名的sound of silence以及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音樂㑹後更是全部專輯輪流聽,真希望長長久久有這樣的世代交流。

八月份品敦、慧珊帶我們去port douglas旅遊,在雪梨停兩天,他們在歌劇院預訂了卡門的票,我們現在已在預聴卡門的音樂,甚至中譯本的「野玫瑰之戀」,無限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