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Oct/18

日本關東賞楓行-規劃篇

我們從來沒有專程去看楓葉,因為楓紅總在學期中。綺芳去年教職退休,今年終於可以有新的旅遊體驗! 好友提過輕井澤,一上網,有介紹「輕井澤-日光賞楓」的行程,就做了一個九天的安排,訂了機票、旅館: 10/22 CI220 09:00 TSA松山機場 12:55 HND羽田機場 10/22-10/25 輕井澤 10/25-10/27 日光 10/27-10/28 鬼怒川 10/28-10/30 東京淺草區 10/30 CI221 14:15HND 17:15TSA 後來發生關西風災、北海道強震,都沒有影響我們之前安排的關東遊興! 從松山機場飛東京羽田機場已是年輕時古早的回憶,早期赴美,都是波音707,東京停一晚,華航還提供銀座旅館一泊二食。 從羽田機場到輕井澤的交通要上網做點功課;最佳的安排是買單軌電車(Monorail)+JR山手線聯票。搭單軌電車到浜松町再轉山手線到東京車站,再搭乘新幹線到輕井澤。如轉車順利,只需兩個半小時左右。 我們住的輕井澤西王子酒店,就在楓林中。離住處不遠,步行可達的雲場池(Lake Kumoba)更是賞楓名所。我們計畫悠閒地在楓林中住幾天,當然也不可能對酒店旁有名的Outlet視若無睹! 上次遊東京時去過日光,單日往返,沒去鬼怒川。這次上KLOOK網站買「東武日光周遊四日券」,效期4天3夜,可來回一次淺草~下今市站間的鐵路,並自由搭乘日光和鬼怒川區間的鐵路和巴士。所以,輕井澤到日光的行程就先坐新幹線到上野,再換銀座線地鐵到淺草,在東武車站領取周遊券,再使用周遊券搭車赴日光。此後四天,無論是去東照宮、中禪寺湖遊船、鬼怒川或其他東武鐵道區域內景點,都一券走天下! 我們在日光東武車站附近住兩晚。鬼怒川的Hotel Sunshine Kinugawa是位於楯岩大吊橋旁邊的旅館,一泊二食及泡湯,可以過得很日本! 回到東京,計畫就近住在淺草地鐵站附近。買張地鐵一日券,想繼續賞楓就去新宿御苑或神宮外苑銀杏大道,不然就隨意逛逛吃吃買買。 從淺草回羽田機場非常方便,可搭乘地鐵淺草線,每小時有五、六班直達機場的特快車,每人票價620日圓,行程約四十分鐘,物美價廉! 自由行,從規劃就開始快樂!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31

完結篇 今天早上收撿行李,循昨日的規劃,找到淺草地鐵站,兩人1240日元,一路坐到羽田機場40分鐘。如果搭利木津巴士,必須選擇巴士停靠的旅館,否則還是得搭計程車或捷運到附近再去乘車。昨天必須模擬,因為有大件行裏,必須走無障礙路線。這是銀髮自助旅行的訓練項目之一。很難事先在家規劃。 方顕和我也討論過,為何這樣辛苦?我們付得起計程車資,但如果叫計程車,就不妨參團吧!一路都有人幫忙搬箱子,也不必擔驚受怕!硬ㄍㄧㄥ的結果通常有些慘烈! 好友說語源學上,travel出自古法文travail,意思是WORK,她覺得我們的旅遊像工作,這倒觸動我的靈感,方顕和我皆退休了,每日在家睡到自然醒,很快就迷迷糊糊反應遲呆,所以利用旅遊重溫工作的噩夢也無妨。 在新宿御苑碰到四位和我們同齡的老美,與我們聊天前已經旅日一個月,日本人英文不好(APA旅館說明 “Don’t smoking” ,叫人環保不打掃因用錯except,意思變成相反),我們還能用漢字猜意思,他們到處鴨子聽雷,跌跌撞撞的機會不比我們少,仍然勇往直前;日人飲食變化不大,尤其缺乏正統西式食物,想他們吃了拉麵一個月,也怪難受的,但他們依舊興味盎然談參觀博物館、美術館的心得,這樣的深度旅遊才是我們追求的。 於是我們的旅遊一而再再而三重複這樣的過程,興冲冲滿懷憧憬的規劃期,一路上橫衝直撞、跌倒又爬起來,不服輸不妥恊的自虐期,這階段最傷感情,什麼狠話都可以出爐,然後是危機過後的滿足期,又過關斬將,下次再來個更自虐的! 自由行真需要體力,自己走出去就要能自己走回來,路上情況永遠是未知數,所以參團完全放鬆,自由行刻刻神經緊蹦,但是費用不比參團便宜,花這樣代價就為了滿足自己掌控主宰的欲望,不要像趕鴨子似的聽從使喚,服從團體的紀律與約束,而且感覺上是和年輕人一國的;這樣的自由價真高!倒底值不值呀! 不過人生至此!已經不能再管經濟效益,因為未來一定不是選擇題,所以還能玩就這樣玩玩吧!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30

昨天早上吃完麥當勞早餐之後,一件大事就是摸清楚如何搭捷運淺草缐去羽田機場,因為東京地鐵有13條缐285個車站,每日載客量是紐約的兩倍,有些車站像迷宮樣,錯綜複雜,我們必須模擬,如何從旅館旁邊的銀座缐轉搭淺草缐。 摸索過程赫然發現,三家APA旅館都位在黃金地段捷運旁,中間有一家就在淺草缐對面,拉著行李過街上捷運就一路到機場,真是方便到不行。所以許多人高馬大的歐美房客也是兩人各拉一個大行李箱入住。昨晚泡湯的景觀更讓我了解他們數量比例之大,在我泡湯期間看到的十多位泡湯客裏只有一位日籍婦女,其他全是歐美人士,簡直讓人錯亂,不知身在何處?這些歐美人士不但熟門熟路找方便地方住,而且還熱衷泡以前對他們是文化禁忌的祼湯,真讓我難以置信。 規劃好機場路缐後,即用一日卷到新宿御苑賞楓,結果周一關門,隔著鐵欄桿往內瞧,裏面綠油油一片,以前來過,不進去也無妨,倒是碰見四位從麻卅來的老美,交流旅日經騐,相談甚歡,他們建議我們去上野公園,我們欣然接納。 然後去找銀杏大道,兩排綠樹成蔭,一點秋意都沒有,碰到從上海來帶孫子的外婆,她說還要等幾個星期,杏葉全變成金黃色,滿樹滿地鋪成一片,想著這畫面都美,不過氣候怡人,四處遊走,看拍結婚照及廣告的場景也很有趣。 再去上野公園,吃到盼望已久的蕎麥冷麵,公園很大,遊人不少,街頭藝人有拉小提琴也有傳統日式樂器,頗有藝術氣氛,我們看看寺廟水池又去逛附近商場,累了就打道回旅館休息。 傍晚再去雷門附近覓食拉麵及逛藥妝,加加減減買些常備藥品,再回旅館泡湯,一覺好眠,要回台灣了!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9

遊記愈寫愈長,實因好些朋友請託,以便他們日後賞楓參考。 今天又是移動日,從鬼怒川班師回朝到淺草。一大早先泡湯,奇怪男女湯屋每日交換,這樣麻煩,而且萬一有人不察突然闖進去!猜想應該是不同的湯,才會這樣大肆周章。泡完再去附近晨走,吃完包肥早餐,就打包上路了。 先搭東武普通列車到下今,再換東武特急到淺草。路上時間多,我們開起公審大會,檢討這幾天的心得。結論是以後出遊,除在台北做作業,到達當地,一定先去旅遊中心詢問參考資料再敲定行程,才不會浪費時間精力,還有必需隨時上網,才能利用Google Map厳格控管交通,例如火車時間、等候月台、換車地點、一路追蹤進度。找地方時也要靠Google Map發號指令,但自己還是不能鬆懈,要注意地標,免得谷歌神一不高興,帶錯方向又走死人! 下了車找旅館,現世報馬上來,方顕考慮地點方便,找到物超所值的APA旅舘,誰知道谷歌神帶著我們走,第一家APA不是我們預定的,走著走著又看到第二家APA,也不是,直到第三家APA才是。check in時在櫃檯電腦作業完全是機場自助登機模式,拿到鑰匙打開門更嚇一跳,如果日光的旅館放下兩個大箱不必打掃,淺草的則是不必走路了,為此方顕自責不已,沒仔細看清楚房間大小,還痛悔說以後不玩自助了。其實憑良心講,這類新興的青年旅館很夯,非常適合一人公務旅行居住,設備新穎非常乾淨,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淺草這家的免費泡湯場地還有模有樣,只是地方太小,兩人居住確實擁塞,不過稍微調適,住個一、二天也無妨。所以仍然門庭若市,一大堆歐美客人。 為了讓方顕開心,我求助谷歌神,在淺草寺附近食街,找到一家以山形牛肉著名的和牛餐廳,這家土古里在上野、淺草、新宿、橫濱等地都有分店,找到尋餐館還有小插曲,谷歌神告訴我就在右手邊,我還是遍尋不著,進店詢問,小服務生立刻放下身邊工作,帶我走出來,以為只是指方向,他竟然陪我繞過街角到土古里正門口,日本人的友善我們一路都感受。 我們點了可以吃到整頭牛每個部位的牛肉,油脂密佈入口即化,方顯吃得笑囗顏開,我也答應以後風險分擔,不讓他一人擔負規劃重責。 飯後走到熟悉的淺草寺及雷門觀光區,人山人海,我們從鄉村又回到都市,也到了七天想家的關鍵期,回家指日可待。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7

這趟賞楓之旅,我們從山林遠觀到湖岸近窺,今天到龍王峽應該是最接近的,也是我們此行最辛苦的一天。 早上八點多離開日光的旅館,搭東武日光缐到下今市,然後換車到鬼怒川溫泉,再步行十幾分鐘到鬼怒川日光酒店,離check in時間還早,就登上旅館後鬼怒川楯岩大吊橋,爬到半山展望台,遠眺鬼怒川溫泉鄕,憇息時順便把一路攜帶的水果零食解決(每次出國前都烘製biscotti,以備路上不時之需)。 太陽露臉之後覺得閒不住了,開始冒险之旅,回到鬼怒川車站,問了到龍王峽的2號月台,結果到達月台之後,方顕小心謹愼,左盯右瞧,覺得月台有誤,就換到時間表上的3號月台,然後眼睜睜看著等待的列車從2號月台離我們而去,再仔細檢查時間表,原來目的地大大標註的3號月台,下面小小的加註改成2號月台,誰叫我們不相信站務人員,只得浪費四十分鐘等下班車。 到達新藤原站,以為必須走路到野塩鐵道換車,就下了車,誰知道同個車站有兩家鐵路公司經營,我們可繼續坐下去,下車時再買票即可。結果我們一時不察下了車,又得花四十分鐘等下一列車。日本的鐵道複雜,必須事先規劃好,否則臨時起意難保不吃足苦頭。 這回旅行,先買好指南針配合Google map,所向無敵。日本近郊地區很多火車不顕示到站名稱,鼓勵客人上他們官網追蹤進度,我用Google Map也一樣神準。不過這次找龍王峽GM卻突槌了,硬把我們帶到公路上,只好回去向站務人員求救。我想可能是輸入名稱有誤,景點範圍廣大,名稱或各有不同,旅遊到陌生地方,最好雙管齊下,多一次確認,少許多冤枉。 龍王峽和鬼怒川有異地同貌之妙,不過幅員更大,景觀更壯麗,因為來往不易,一路上不曾聽到台灣口音,我們幾番周折,站務人員都盡全力幫忙,他們講日文,我們講英語,也都溝通成功了。 回到旅館入住休息,四星級位於川邊泡湯勝地的兩人一汨二食(早、晚都是包肥自助餐)要價九千元,廁所浴室空間就有日光房間大,而且有小客廳和窗邊看山林楓景的觀景座,非常舒適,和日光簡直天淵之別,我們這樣加加減減住也挺有興味。 晚餐很豐盛,天婦羅大蟹腳任你吃,沙希米也很多樣,生吃的小蝦甜美,不過小籠包、揚州餃子及春捲真不是味道,甜點水果也很無聊,不過我們還是吃得很飽。 飯後休息一陣泡湯,室內室外都有,年紀大了,祼湯不是問題,還能欣賞不同形態的女體,在暗淡的室外特別有朦朧的美。我還喜歡凊洗乾淨、泡暖身子、再慢慢喝茶吹頭護膚,在家好像從沒這閒情逸緻,打理好走出來,發現隔壁有免費試用蒸臉的機器,再把玩一下,一天完美結束。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6b

原來以為輕井澤的楓葉不能再美了,今天乘船在中禪寺遊湖才知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吃完旅館提供的免費自助早餐,我們就搭市二號公車幾分鐘到神橋,再一路走到東照寺、二荒山神社等,這些地方五年前都來過,東照寺裏雕樑畫壁非常精美,但英文解說不多,看不出什麼名堂,只記得寺外高聳入雲的巨杉樹林及一大群校外教學嘰喳不停的小學生,這回多了幾群小學生,而且其他遊人如織,我們乾脆就只在二荒山神社轉轉,但卻買票進入日光山輪王寺寶物殿,只為在日本庭園賞楓,看到一株楓樹上有翠青的小嬰兒、橙黃葉的少年、棗紅的中壯年、乾枯紫褐的老年,就已經覺得不虛此行。 不過久聞日光賞楓不得了,今天這些地方都點到為止,不免有些失望,遂跑到JR火車站搭World Heritage bus去中襌寺湖玩耍(因為去的人多巴士少,所幸我們在第一站JR bus站上車,否則就要罰站一小時到達目的地),車行到中禪寺附近往上攀爬時就開始看到大片大片似調色盤的山林,而且因為地勢比白絲瀑布更高,還有花團錦簇的模樣,好看極了。 到達中禪寺湖,我們隨著人群去看華嚴瀑布,然後就往湖邊走,到達湖邊,天色陰沈下來,愈來愈冷,我們還是很賞臉在遠距離拍些不痛不癢的楓葉山林,突然看到一艘大船來,方顕説他今早看到我們的pass可免費搭船遊湖,我看看霧濛濛的湖面,能看什麼?網站上只有人説湖水很綠景色怡人,沒聽過遊湖賞楓的事,不過也沒計劃去其他地方,就上船吧! 結果這趟免費遊湖賞楓變成我們迄今最值得的highlight, 因為全程一小時,我們就是沿湖岸、近距離、在陽光乍現、在煙雨濛濛、在雲霧籠罩裏看各種不同的楓葉傳奇,真是美得震㨔!其間我想起瑞士的湖光山色,這些只應天上有的景色,真正是人生滄桑最大的慰藉了。 看完湖景,我想打牙祭,方顕擔心擠不上公車,果不其然,我們一大條長龍排隊久候,公車姍姍而來,有時裏面已經坐了七、八成客人,工作人員用日文大叫招呼,一群觀光客還是鴨子聽雷,而且膽戰心驚,又怕上錯車又怕上不了車,最後工作人員強制編派倒霉鬼就用站的,大家又多一層心思害怕,我們還算運氣好,撿到最後幾個坐位。回程車行奇慢,因為路經多個觀光景區,變成大塞車,浪費許多時間。 下車後我們就在米吉晃壽司,我們點了招牌菜,好吃又不太飽。準備明天又要移動去鬼怒川了。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6a

昨天早上11點離開輕井澤西王子飯店,首先搭新幹缐到上野,換地鐡銀座缐到淺草,在淺草東武站領取在臺灣向(klook)客路網購的東武日光四日周遊卷,必須加價才能搭乘特急列車,歷時兩小時整到日光。方顕事先沙盤推演細密規劃,一切進行順利,不過在淺草月台候車的驚險要引以為戒。 我們進入二號月台找四車廂位置,看不到大招牌就按地面指示,候車位置太狹怪怪的,但因為旁邊還有位當地中年人,因而不以為意,划了半天手機,抬頭一瞧,那人不見了身影,有點起疑,另一邊月台來了列車,這時有幾位清潔人員向我們招手,我把票給他們看,才知我們站錯了邊,不是他們好意提醒,不知流落何方。Travelers are at the mercy of strangers,又一次驗證。 從淺草到日光,車窗外從都市的擁擠吵雜慢慢走向悠閒寬敞安靜的郊區,日光市位於日本關東地方,集山嶽、湖沼、瀑布等自然風景,一年約有600萬國內外的遊客。我們走路五分鐘到預定旅館,再用google map找了間評分4.2的拉麵店,果然麵條Q度正好,高朋滿座,值回票價。旁邊日本大叔一碗拉麵,再叫碗白飯泡湯吃,不暴殄天物。 飯後散步在日光的主街道上,小鎮很有些意思,没有高楼大厦,多是傳統的房舍,傍晚有些冷峭,除了主街上覓食的觀光客,沒看到什麼當地人,很值得花點時間探索。我們吃麵時聽到不少台灣口音,走到超市也一樣,回旅館再碰一群,又一個被台灣觀光客攻陷的小鎮。 進駐旅館時,櫃台人員詢問是否需要打掃服務,我們回答換毛巾即可,沒想到一進房間,床旁放兩個大箱就不需要掃地,沒有衣櫃床上堆満東西哪用舖床,不過旅館是新建地標,車站超市主街咫尺可及,一房也要近4000元台幣。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5

昨天早上我們搭旅館的shuttle從prince hotel west跑到prince hotel east吃包肥早餐,內容相似,不過窗外是滑雪必用的纜車景,餐廳規模小些。特別喜歡的是日式沙拉(日本人喜歡把各國料理變化造型充滿日本風味),有剝皮熟蝦、油浸鮪魚、切塊酪梨、一粒粒手剝玉米等其他生疏,再加上油炸的餛飩皮(類似crouton),確實很特別。 既然住在oulet旁邊,不去見識一下也真說不過去,飯後直奔賣場,我在有興趣的店內殺進殺出,除非下了手,否則每店平均停留兩分鐘左右,就這樣混了大半天,回去檢討還有不少店連門牌都沒看到。我們現在的購物原則:絕不因便宜而受誘惑,完全以需求作考量。所以非常節制的情況下,買的都是旅遊輕便保暖擋風抗日的衣物,Godiva的巧克力因為明年三月到期,實在便宜,所以買了好幾盒慢慢犒賞自己。我發現台灣人瘋狅輕井澤和王子賣場絕對脫不了關係,很多叫得出名字的商品都有40-50%的折扣,不想下手也難,就怕塞不進行李箱。 晚餐又回到昨晚的小食店,叫了最貴的鰻魚飯及明蝦set,總計5600日幤,老闆顕然非常高興我們又回顧,我們走前,他在廚房忙料理,還不忘伸出頭來向我們致意,即便不同語言,人類的溝通其實還是自然天成的。 今天清晨又走路到雲場池,發現旅館外水池邊及一路上的樹葉也熱鬧變裝,可以想像一周後的盛況,然後就慢慢乾涸凋零,和櫻花一樣,日本人對死亡的憧憬大致和這些植物驟逝在最美的一刻有關。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3

今天天剛破曉,我們就走路半個多小時摸到雲場池,經過許多森林裏的大宅院,領教一下日本居然有這樣的住屋;一路上許多樹都開始變色(日文的「紅葉」總稱秋天時落葉樹的葉子變黃、變紅的狀態,包含許多種類的植物,楓樹只是其中一種,最美麗),但都不及雲場池邊那樣震撼動人心弦,尤其襯著藍天白雲的倒影,我們繞池一周意猶未盡,盤算著次日中午時分再來,想必光影不同、姿色更佳。 回到輕井澤西王子飯店吃自助式包肥早餐,又是觀察當地人的最佳時機,發現他們用餐時一定拿個托盤,吃過的碗盤餐具就整齊堆疊在托盤上,我拿菜時看到一張桌上四個托盤,服務生推車過來,四個托盤上車,桌面立刻船過水無痕,於是我開始玩遊戲,看著進來的客人先猜背景,再由他們是否拿托盤來確認,已經坐定的,就由桌面是否有托盤來驗證,自己覺得十拿九穏。日本人真是奇特的民族,全民共享特殊的民族性,讓他們成為最容易辨識的一群。 早餐吃太飽決定到旅館的庭園散步,一走出去大驚失色,大片草地樹林緊鄰高爾夫球場,還有一座座小木屋,我們走了一大圈還未到盡頭,看到位置指標圖,沒仔細數,粗估怕有近百間,讓我想起讀過的輕井澤資訊,位於活火山Asama山谷裏,火山2009年還爆發過,灰屑甚至遠及東京。這個度假小鎮據說是世界上唯一舉辦過冬季及夏季奧運的地方,面積156平方公里,人口不到兩萬,每年有超過850萬的遊客(夏天可讓東京人來避暑,冬天適宜滑雪,現在是華人很夯的觀光地),難怪要蓋這樣大規模的度假飯店及小木屋。 然後到輕井澤車站北門口搭二號公車去看白絲瀑布,瀑布是小景觀,但加上滿山變色的樹葉就是絕景,最讓我難忘的是一路上看不完的楓葉景觀,大片綿延不盡的樹林裏處處是黃綠、深紫、棕紅等的樹葉,再加上原來的翠綠、深綠變成自然的調色盤,讓人目不暇接,真沒想到這些變葉樹會衝上石青的雲天裏,也真沒想到滿山林的楓葉竟然是這様美的盛宴! 回程順道到輕井澤「舊銀座通商店街」逛逛,體驗一下「輕井澤式」的悠閒,行人徒步區兩邊都會是各樣小吃、伴手禮、衣物店,我們現在過減法的生活,只能看。 晚餐是意外的驚喜,想找本地人吃的店,Google Map推薦一家4·5的小店,位在小巷裏,我們五點到,是第一桌客人,和親切的老闆娘比手劃腳點了tempura set,還要了小壺sake(老闆娘怕我們酒後駕車,拼命比手勢給我們看),非常好吃,方顕把我剩下的半碗飯也清潔溜溜,付帳只要3400日幣,不到台幤一千元。 晚間看到好友對日本人評論,真是一針見血,在此分享,「日本人對環境、景點的設計、打理、營造、保養,真是一絲不苟。他們充分理解這是吃飯的傢伙,要好好保護。他們龜毛的個性,工匠的精神,讓他們孜孜矻矻做足表面和裡子的對襯和相輔相成。我最近才知道他們連景點的樹木、植物,該種哪些、數目多少、如何彼此搭配,都是事先研究計算過的,不是胡亂任其生長,也不是天生就生成那般美景。」 她還提到2016年,日本觀光業是全世界第16名,2017年是第13名,達到2900多萬人次。他們希望在2020年衝進全世界前10名,達到至少4000萬人次。不過我認為英文還是日本人必須加把勁的地方,雖然現在日本旅行,司機及其他服務人員都還能作routine回應,但是一出問題就變成鷄同鴨講,以致西方遊客數量還是有限,尤其我們住的觀光大飯店所有旅遊資訊全是日文,似乎無視大群大群送錢上門但對日文一竅不通的遊客,這應該是他們最大的盲點。  

31Oct/18

輕井澤、日光、鬼怒川、東京 2018.10.22

三月初才從京都回來,今天早上又飛羽田機場,或許日本距離合適又方便自助行,才會這樣勤玩日本,讓我們能很豪氣驕傲說我們又自己跑了,再一次證明還沒老年痴呆! 不過從羽田機場下飛機,搭單軌火車到濱松町,換山手缐到東京車站,再搭新幹缐到輕井澤,方顕做足了功課,再加上漢字通,日本人説不清就用畫的,到處是圖示,賣票機器旁常有專人恊助,也不是問題,不過東京車站賣票的小姐拿出四張票,一再強調一人兩張,我以為要進出分開用,結果是兩張一起刷,語言不通碰到這情形就沒輒!不過錯了也沒關係,找站務人員來放我進去即可,自由行就是要這樣自由! 新幹缐要坐一小時,我驚喜發現剛換的iphone 8拍照時居然有攝影的動畫效果,太神奇了,旅途上玩得不奕樂乎,忙著照相,也忙著找混亂骯髒破敗的建築,居然一幢都找不到,雖然和其他大都市一樣,都是水泥叢林,到處看得到金屬支架電纜高塔,也有不少招牌,不過總是想方設法弄齊整些,不像台灣那麼肆無忌憚。想想紐澳這樣地方寬敞人口稀鬆,丟點垃圾根本稀釋了,東京這樣密集的城市,一人丟點垃圾,就不得了,但日本人講究門面打扮,對環境建築也一樣死心塌地,新幹缐一小時車程,真找不到來亂的。 到達輕井澤車站就到了王子購物outlet,我們拖著大行李走在商場裏,旁邊就是人工湖草地的造景,非常舒適,一路走到旅館,耳邊不時聽到台灣人的口音,進駐房間好像一層樓都給台灣人包了,台灣人愛來日本旅遊,輕井澤有全日本最大的outlet,難怪台灣人趨之若鶩! 寄望明天清晨一探輕井澤的山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