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Feb/19

再見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最後一日,早餐後,問飯店門口工作人員附近湖濱公園怎麼去?回說九點才開,我們不大相信,逕自步行前往,就算進不去,看看吉隆坡市容也不錯,而且上次在雙子星問超市,答案也不正確,估量英文溝通還是未全盤到位! 時間不多,一路疾行汗流浹背,問人兼指標,約二十分鐘搞定,翠綠寧靜的湖濱公園內有首相植物園 (Perdana Botanical Garden) ,我們走過棕櫚成蔭的步道,湖畔小徑、稀有樹種區、稀有水菓區等,相信木槿花盛開時一定很漂亮。停留半小時即飛奔回旅館盥洗,這個行程是我們自己努力賺到、在旅程中最有成就感的景點。 九點動身前往機場附近的三井購物場(Mitsui Outlet),逛一大圈,發現世界知名品牌並不多,即便有的,貨品也不太時新,一百分鐘內,不作太多停留,可走完上下兩層。 到達機場,總結一下對馬來西亞的驚鴻一瞥。 馬來西亞相較台灣,基礎建設比較落後,導遊帶我們去的華人雜貨鋪老舊不堪,貨品堆曡,好似台灣二十年前的店家。人民年收入所得約是台灣人的三分之一強,所以物價相對便宜些。 和新加坡一樣,多種民族聚居,最大族群馬來人佔55%,華人25%,印度人10%,剩下為少數族裔。馬來話為主要語言,但華語、英語也廣泛使用,尤其華人聚居處,自助旅行不困難,我們今早看到市內有幾缐免費公車,但是全年天氣炎熱,不但當地人工作怠隋,外國觀光客遊興也大減。 不過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仍然頗有看頭,因為深受華人、荷蘭、葡萄牙、印度等文化影響,吉隆坡雖已是現代城市,卻隨處可見殖民時期的建築,我們在涼爽的清晨探索城市就深有所感。

09Feb/19

吉隆坡

住在吉隆坡的大華酒店二晚,我們從1932年開張的老店走到2008年增建富麗堂皇的新舘,就好像走過了吉隆坡歷史的痕跡。 昨天早上飯店自助早餐後,先到「國家」皇宮門口一遊,因為國王並非世襲,而是由13卅中9位蘇丹輪流擔任,因而由政府斥資八億馬幣興建,2011啓用,混合馬來及伊斯蘭的建築格式,非常新穎,但當時總理納吉布涉貪千億馬幣被起訴,一小間公共廁所就浩費600萬馬幣(合台幣近五千萬),這些貪贜枉法行徑,由市內人行道上坑坑洞洞可見一般。 接著搭車到中央藝術坊,導遊先帶我們去「生命之河」景點走走,這是吉隆坡發跡地,因英國人發現藴藏全世界最大量的錫礦,雇用工人深入原始森林挖掘,在兩河交口運送,逐漸形成市集小鎮,終而成就了今日的吉隆坡(馬文kuala是兩河交會lumpur是爛泥巴)。 中央藝術坊原是菜市場,因應觀光客的需求而改建成今天的手工藝品土產店,包括衣物裝飾、木雕、食品等等,我們對錫製品有興趣,工藝精美但費用不貲。 然後再到雙峰塔參觀購物,亦稱國家石油大廈及雙子星塔等,是兩棟位於市中心的摩天大樓,該建築在1998年落成時曾經是最高摩天大樓,2003年被台北101超越,但仍是目前世界最高的雙棟大樓。 我和方顯在室外廣場噴泉照相後就分道揚鑣,他觀光我購物,在超市中找到肉骨茶仁當牛肉的醬料還有榴槤製品,但遍尋不到新鮮榴槤! 午餐吃新峰肉骨茶及麵包鷄,雖然餐廳環境髒亂,但我們不介意,因為肉骨茶及麵包確實好吃! 下午開車半小時到市郊一家店內穿傳統馬來皇族服飾照相及按摩,我們不愛沙龍照湊湊熱鬧,spa永遠是很享受的,做完整個人鬆軟一團,就差沒躺下了。 晚餐是飯店自助餐,再好吃的食物四天猛攻胃臓,已有些疲乏,但團友四天朝夕相處已經聊開了,氛圍更融洽,我們現在年近古稀,更加珍惜原本無緣相遇的友人。 餐後和方顕步行到獨立廣場及生命之河,黑暗的街頭只剩觀光客,我近距離看著一層紅磚一層石灰的牆壁,幾何型的門窗,屋頂的大洋䓤及根根燭台,燈影四散暈出來,有些迷離幻境的感覺,伊斯蘭的國度確實太遙遠了。

09Feb/19

撈生晚餐

沒來過馬來西亞,很難想像中華文化在此地的影響,過年氣氛比台灣還濃厚,大紅花海上旅館的員工排隊唱華文歌慶祝,北京樓舞龍舞獅,賣場中都是金紅彩飾;華語廣為運用,買鞋時一位印度姑娘聽到我們對話,就和我們說華語,學校學的。所以不只是四分之一的華人講中文,很多馬來人及印度人也會基本華語方便溝通。 昨天早上搭車兩小時從馬六甲回到吉隆坡,華人新年全國放假兩天,高速公路順暢,先到太子城觀光,因為吉隆波土地有限、交通日漸擁塞,當時首相馬哈迪規劃,聯邦政府行政機構及司法機構於1999年正式從吉隆坡搬遷至新衞星城市太子城,成為馬來西亞的行政首都。太子城山林起伏、湖泊公園、造景秀麗,緑意盎然,有趣的是首相署等機構建置在人工湖中的小島上,再以九座橋連通。首相署混合馬來、伊斯蘭和歐洲的建築風格,為陶土色大樓,中央的綠穹頂獨樹一幟。水上清真寺女性參觀必須長袍加身,因而排隊取袍多時。由玫瑰色的花崗岩所建構,色彩柔和,寺內空間寬敞可容納15,000 人。但沒有解説,只能找幾張圖示隨便看看。 中午港式飲茶後,開車行經吉隆波火車站及鐡路局辦公室,都是1880年代的建築,到獨立廣場及法院大樓停車照相,暑熱難耐,一路不斷找庇蔭,沒多久就全躲進城市展覧館的冷氣間內,看看吉隆波的過去、現在及未來,比較特別的是館內有座吉隆坡的城市模型,影片講解到某處,該處即會亮燈表示,介紹城市規劃未來的願景。提到吉隆波是最適合退休的住居,怎麼可能,全年三十幾度高溫? 然後到Frazier Residence Suits 1880吃下午茶,再躲進巴比倫購物中心兩小時,方顕和我打主意在冷氣間健走,消耗一些近日暴食的脂肪。 晚餐在同源撈生,雄獅旅行社七團16桌大會師。撈生又名「七彩撈生」,是把好幾樣色彩豐富食材放在一起,加酸甜醬拌在一起,用筷子撈高攪拌,代表今年會一路發。每種材料都有吉祥含意:紅蘿蔔絲(象徵鴻運當頭)、生魚片(象徵年年有餘)、青木瓜絲(象徵青春永駐)、堅果、花生碎粒及餅乾脆片(象徵遍地黃金)、五香粉與胡椒粉(象徵五福臨門)、香油(象徵財源滾滾)、酸甜醬與酸桔汁(象徵甜甜蜜蜜)。我們學當地人用筷子大力撈,邊大聲嚷嚷吉祥話,好不熱閙! 似乎海外華人後裔更熱衷保留中華文化及傳統,因為沒有這些依恃,他們在異地就是失根的浮萍,沒有歸屬!也因為他們,中華文化才能廣為流傳到世界各地!

09Feb/19

馬來歷史之旅

飯店早餐後走過海上飯店大紅花形的葉部、莖部,到達最尖端,才明瞭這世界最大的海上建築之壯觀,是人定勝天最好的見證。 今天是歷史之旅,見證馬來西亞有文字記載六百年的痕跡。 飯後搭車二小時到馬六甲,在北京樓午餐看舞獅,然後搭船遊馬六甲河,看到印尼蘇丹王1400年開始,歷經一百多年的統治,因鄭和下西洋與明太祖交好,和親時更有五百多人移居,繁衍移入現在四分之一的人口。被葡萄牙人火藥炮一天攻陷,後來再易主荷蘭人,最後由英國人治理近二百年。1957年馬來人意識覺醒獨立建國,歐洲強權的柔躪讓人嘆息! 我們在馬六甲河岸及鷄場街看到荷蘭、葡萄牙、英式、中式等建築,色彩繽紛鮮明,新舊交雜,目不暇給,有「小威尼斯」美稱,不過還是有些凌亂。 然後搭「花」三輪車到萄萄牙古城,看聖保羅教堂的廢墟及其他歷史古蹟,六百年的歷史兩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傍晚入住新建的希爾頓飯店,一進去就聞到熟悉的希爾頓香水氣息,晩餐亦有希爾頓格調,比昨晚大紅花貴馬幣50元的餐費硬是好上一大截,大家都吃得興高采烈,吃撐了,想動動,旁邊有間Elements Mall正好逛逛,看到skydeck招牌,給hotel guests免費登樓觀景,就隨囗問問,居然真的到44樓頂看馬六甲夜景,燈火通明,聽輕鬆自在的音樂,看到不時閃耀的爆竹火花,真是快樂!沒想到世上最讓人満足的快樂真是不要錢的。

09Feb/19

馬來西亞過年

曾經兩度過年出國,上海城隍廟被人群架著走,普吉島還不錯,除夕在花園中用烤肉加自助餐,這次再來試運氣。 馬來西亞台灣九倍的面積,人口只有三千一百萬,我們從吉隆坡坐車到波德申又是郊區,兩旁大片油棕樹,即便有住居,街道也還寬廣齊整,馬來話沒有文字,全用羅馬拼音,二百年的英國統治,到處都是英文招牌,雖是亞洲國,頗有些西方國家小鎮的風味。 中途一個景點,3D動畫館,譲遊客在巨幅畫前搔首弄姿,很有互動參與感,大家玩得興緻昂然。 到達大紅花villa渡假材,導遊說是建在海上的旅館,我一直幻想著海邊的椰子樹及茅草頂的小木屋,看到剛筋水泥的大樓有些失望,不過設備真好,超級大房間大浴廁,還有專屬游泳池及蒸氣室,是我住過最寬敞的房間。 除夕晚自助餐,人太多用餐氣氛大減,五星級飯店的餐飲,比起越南百年傳奇酒店,簡直不能比! 餐後在旅館散佈海上住房的巷弄間穿梭,海風吹散了暑氣,夕陽無限好,回到房間換上泳衣,小池游泳不宜,但是仰躺水面,一動不動,讓水流帶著看星星,倒是美好的經驗,回房洗浴,一覺到天亮,已經過完了2018年。

17Dec/18

超自由「港廣深」之旅

這次旅遊的緣起是;在香港事業有成的外甥女,要送我們名牌運動背包,請我們去她店𥚃選。心想既然跑一趟,就順便去看看廣州、深圳這大陸四個一線城市之二。又適逢大陸從未謀面的親戚來香港探望表姐,有難得見面的機會,就買了香港來回機票,回程日期稍有彈性。心想香港有表姐家的住宿支援,一切都可以「走著瞧」,就故意不去規劃,嘗試一下超級自由行。 行前三天,心裡總不踏實,上網搜尋香港、廣州交通資訊,還是訂了三天廣州東站附近天河區的國德大酒店,不敢拖著大行李亂跑,行程開始有了框架。 在香港,大表外甥接機,帶我去買紅磡至廣州東站直通車票,與天津來港初次見面的外婆家表舅、舅媽及表姐一家歡宴,都是跟著走,不用大腦。第二天,拿著「借」來的八達通卡,按照表姐指示,坐巴士直達銅鑼灣,找到世貿中心內的素食餐廳,與外甥女午餐聊天,店裡選包,快樂無比!香港人潮更盛,美食依舊!只是鬧區茶餐廳少了、金店多了! 廣九直通車聯接九龍紅磡和廣州東站,不是高鉄,但兩小時車程只停一站。搭乘高鉄要先去香港,對住在九龍何文田的我們不方便。而且,廣州東站附近比高鐵站附近繁華熱鬧,一號線地鐵串起許多必遊景奌。三天地鉄卡僅五十元人民幣,絕對物超所值! 廣州市計程車起跳十二元人民幣,比臺北略便宜,可惜路上叫車不便,我們行程都是地鐵加步行。每天晚上做第二天行程規割。初到那天下午,沒做功課,拿起地鐵圖就走,就鬧了個笑話;逛了半天烈士陵園,看見廣州起義烈士墓是一大堆黃土,與課本和二十多年前來訪時完全不一樣,大驚,以爲被改建了!綺芳上網一查才知「廣州起義烈士墓」不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 等確定在廣州只待三天後,才開始研究赴深圳的交通及住宿。廣州東站有「廣深動車」到深圳羅湖站,羅湖口岸回九龍紅磡又有地鉄直達。就用手機在網上訂了兩天羅湖火車站附近的富臨大酒店,性價比甚高。 深圳四十多年前還是一個漁村,二十多年前造訪過,現在已經發展成為一線城市,高樓林立。來深圳最想看的是市容的今貎,所以一到,就上「地王大廈」觀景層,呆了近兩小時! 二十幾年前也是從羅湖口岸去香港,香港那時尚未回歸,出境、入境是兩個國家。現今回歸,手續依舊,同一本臺胞証用兩次而已。記得那時也是擠在人潮中,但旅人的穿著、行李箱、素質都大不同了! 大陸對老年人的優待非常徹底;六十五歲以上半價、七十歲以上免費。在台灣參加大陸團,就有許多次以証代票的經驗,只是大家團費一樣,非常無感。自由行就是貨真價實的小確幸!這次在深圳,僅「地王大廈」和「錦繡中華」,我省了280元人民幣,綺芳省了140元。 回香港後親戚吿知;我在深圳坐地鐵可以憑証免費入站。怪不得有人問我為什麼不排那邊?當時我聴不懂。 談到年齡,在台灣被譲坐已是必然,多年前在上海地鐵上有一位年輕人讓坐,嚇了一跳。這次在廣、深地鐵上已多次碰到,但讓坐者多不明言,常被別人擦身搶坐。 回九龍原僅打算只去香港西環買點乾貨,表姐指點坐113號巴士。去程睡了一覺,回程坐樓上最前排,藍天白雲下,檢閱中環等鬧區美麗高樓,完全像觀光巴士,又貫穿香港、九龍隧道,照了許多平常照不好的照片,代價只是一張巴士票! 與表姐家人在九龍尖沙嘴晚餐後,看維多莉亞港兩岸大樓聖誕節五光十色燈光秀,完全回到觀光模式了! 「港廣深」真是名符其實,按2017年世界港口貨櫃吞吐量排名:深圳第四、香港第五、廣州第七。雖然新舊並陳,都是世界一流城市的規模。機場返家途中,走在台北建國高架橋上,想起一個笑話:同樣在橋上,大陸團遊覽車中有人問,台北怎麼這麼遠,走了半天還在郊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