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五點多的晨走,讓我們接上地氣,回到自由行的模式,但是大多數時間我們還是在海市蜃樓的團遊中活動,隔絕真實的越南世界。

以前被中國統治必須朝貢,然後法國殖民、日本侵略、與美軍的南北越戰、1979年與中國的中越戰爭等等,受到戰禍的蹂躪,曾經是世界最貧窮國度的越南,從共產到革新開放,發展經濟與觀光,越南離悲情越來越遠,異國情調一派悠閒。河內是越南首都和第二大城市,融合了1000年的歷史和現代化的發展。河內豐富的歷史文物,約有5000處歷史遺跡,得到「千年文物之地」的美稱,但是滿街觀光客及泛濫酒吧形成的風情,卻讓人有些淡淡的哀愁!

五點多走在還劍湖畔,到處都是晨起運動的人及腳踏車(五百萬輛摩托車還在沈睡),但是夜晚看不見的凌亂不堪全現了形,社會的進步與落後通常可透過一項檢定值判斷,是否能夠把不想譲人看見的東西藏起來?台北在比較貧窮落後的年代,好像也是地面油膩汚垢、空氣中隱隠有腐爛的氣味,但環境改善了,經濟又停滯不前,這兩者永遠是相生相剋的。

我們參加旅行團好像被溫室保護的玫瑰,入住位於市中心、建於1901年、河內第一家五星級索菲特傳奇大都會酒店,具有法式復古建築風格。搭乘舒適空調的大巴,即便上廁所也是現代乾淨新頴、不需自備衞生纸的,但這些絕不是越南真實的社會。不過即便高價的旅遊也逃不掉巴士推銷各類食品、帶去按摩好抽佣金的行徑,這是拼經濟社會的悲哀。

自然美景永遠是人生的安慰,我們去陸龍灣來回四小時多,再四人一組搭著老婦划的舢舨船在綠色田野或山谷間的溪流穿梭,看著潑墨山水的風景,什麼經濟環境的問題全拋在腦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