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起個大早,把蘇黎世附近旅遊書上的景點例如市政廳、林登霍夫山丘、聖彼得教堂、聖母教堂、蘇黎世湖、蘇黎世理工大學(登高眺遠)都走到了,有點和遊布拉格(二戰時希特勒都捨不得毀掉)的感覺相似,因為未受戰爭摧殘,古老建築(有些經過翻修)都保留下來,新舊並陳讓人目不暇給,這點要和瑞士在戰爭中選擇中立有關,不過為求自保, 瑞士實行「全民皆兵」的普遍義務民兵制。憲法規定,凡年滿20歲至42歲的男性公民必須服兵役,而且帶槍回家。

下午參加當地旅遊團,搭乘大巴士到萊茵瀑布及施泰因Stain am rhein古鎮遊覽,瑞士導遊說起英文有濃厚的德國腔,有些字重音不對,讓一群講英文的遊客滿頭霧水。我們乘船近距離賞瀑布很壯觀,施泰因比我們在法國去的德國市鎮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市和小城柯爾瑪(Colmar) 還更有德國風味,因為一百多年前,施泰因市民投票決定不再拆毀舊建築,把它們整修復原成古風貌,造就了今日旅遊大鎮的地位,市內都是16世紀建築,大多繪上濕壁畫,主題多為歷史故事與神話傳說。博物館內還展示著數百年的民間藝術。市內萊茵河畔艶陽下景緻絕佳,尤其把部分河段當作天然游泳池讓市民遊客戲水更像人間樂園,我們只停留45分鐘太少了。

瑞士的民主制度很特別,26個卅cantons組成聯邦,每卅有相當高的自主性,人民對卅法律有意見,如果找到50000人簽名聯署就可提案修改卅法律,當然還是不能違背規範全民重大議題的聯邦法,不過人民意見可經由這樣方式表達,也確實實踐民主真諦。瑞士在戰爭中選擇中立以及施泰因人民選擇保留老舊建築都讓後代子孫享受更安樂的生活,不過這樣的民主自由也有隱憂,蘇黎世人每年平均飛六千公里,但機場擴建計劃一直被市民杯葛,延宕多年。瑞士現在可以合法使用大麻,性工作是合法的,安樂死也被接受,這些走在世界尖端的措施未來的影響誰又能知道呢?

我們整天在蘇黎世火車站混,聞到煙味覺得怪怪的,上網一查才知道瑞士一家超市Coop去年七月已可合法販售有低成分大麻的香煙,不過只能在本地享用,出國就要小心被抓。

昨晚我們充分享受地利之便,晚上九點出門,旅館前廣場的好幾家露天餐廳都是食客,還有組樂團穿得正經八百演奏流行樂,甚至有跳巴西戰舞的一群街頭藝人,我們𨀉足觀看,等討賞時就溜走了:塞馬特河岸很羅曼蒂克,我們坐在岸邊看河水、燈火、街景、教堂、建築、還有人,不時電車嘩拉拉走過,我們沒喝酒已經微醺,回到旅館倒頭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