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居然又到了一個國家,原本瑞士一國行,結果到了三國。

旅遊迄今身體狀況不錯,但昨天豐富早餐後,方顕和我整天不想吃東西,省掉午餐,連晚餐也簡單,方顕用鱈魚魚鬆配香積飯,我则是香蕉加橘子,然後八點半睡到五點半,今早去麵包店買了蔬菜及火腿肉的餡餅,吃完到下午六點也不覺肚餓,想是連日太多cheese重口味,腸胃抗議,不過精神很好,絲毫不減遊興。

今早先去看穆塞齊城牆,建於1386年,今日城牆只剩老城區北面一小段,還有9座造型不同的塔樓,登高可眺望城區及琉森湖景色。

然後看布爾巴基全景博物館,全景畫是電影之前歐洲人的一種視覺藝術。我們先到一樓看畫作背景,1881年企業主委託畫家愛德華.卡斯特描繪他為紅十字會擔任義工親眼目睹戰爭的場景:1871年普法戰爭後,法軍指揮官布爾巴基帶領八萬多殘兵穿越瑞士邊界,並繳械尋求庇護。全景畫原本周長110公尺高14公尺,後因建物改建稍作調整,展室傳出隆隆砲聲,猶如身歷其境,不勝唏噓。

參觀博物館讓我們對歷史及文化有更深的體認,昨晚的冰河公園讓我明瞭,為譲火車穿越阿爾卑斯山,許多人犠牲生命,以及鐵路交通對瑞士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無可言喻的重要性,幾乎所有城市最主要的道路都叫班夫大道,即取自德文火車站bahnhof;看到征服一座山頭通車後,大家都興奮溢於言表,深深體會我們現在每天坐幾趟火車來去自如的幸福。

今天的全景博物館譲我想到瑞士是個永久中立國,國際紅十字會發迹於此、總部也設於此,讓人感覺瑞士是個充滿人道主義的國家。但是瑞士作家迪倫馬特用一個家族來隱喻自己的國家,這個家族赚錢是因為輸出軍火。今天瑞士軍刀受歡迎,就是因為武器製造精良;一次大戰,瑞士中立,但賣軍火給交戰雙方,因而致富,世事常有許多面向,總不能一言以概之。

十一點終於向琉森說再見,搭火車回蘇黎世,準備採購完畢結束這趟旅程,由於今天是travel pass有效期最後一天,火車上商量該如何用到極限,但總不滿意,暫且擱置。

這次訂的蘇黎世旅館仍然在老城區,距離二十天前入住的旅館300公尺,離火車站更近,因為是新建的,有電梯,比較舒適,價錢更低,唯一的差別是門口沒有露天咖啡餐廳、缺乏古意,但我們更滿意。

入住旅館30分鐘內,我們決定利用travel pass再跑一個阿扁藏錢的地方:列支敦士登國;於是查火車時刻表,只剩20分鐘不到,飛奔出門又跑錯月台上錯火車,最後1分鐘趕上,二等車廂擁擠不堪,方顕臨機一動,進了寬敞舒適冷氣十足的餐車,點了凱撒沙拉加啤酒作午餐,我仍然沒胃口,喝杯卡帕奇諾。

下了火車再換公車到達列支敦士登首都瓦都茲,君主立憲制的山區小國,人口37,000人,土地120平方公里,位於瑞士的東南部和奧地利之間,與瑞士隔萊茵河相望,以阿爾卑斯山美麗風光、避稅天堂與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高達60,000歐元而著稱於世。笑話説在這兒玩滑板,一不小心滑下坡就到瑞士了。

我們在瓦都茲一條主街遊蕩,看看主教堂、遠眺瓦都茲城堡及郵政博物館裏精美的郵票,只能說城市收集狂的方顕不小心收到了一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