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為何淪為洗錢的溫床?

今天清晨又繞著羅伊斯河及琉森湖轉,走到史普勞爾橋,樑柱上都是古畫,因為祝融肆虐,臨摩的新畫顏色淺些。又走到古舊城牆處,四周空無一人空氣清新極了。

這次來瑞士,去過義大利語城市盧加諾,法語城市日內瓦、蒙投、洛桑,羅曼語區聖摩里茲及庫爾,其餘都是德語城市,原想多看看法及義大利的文化,不過德語區佔65%,又因地利考量,今天還是搭火車兩小時到德語區古鎮沙夫豪森。

小鎮雖貴為沙夫豪森州的首府,我們用走路就差不多逛遍了。古早時,因附近萊茵河瀑布經常出現巨大水流令商船無法通過,沙夫豪森就成為商船停泊休息之地,因而漸趨繁榮。短短兩條主街就密佈十餘處工會會館,門口都保留著華麗的徽紋刻飾。房屋建於文藝復興時期,牆上多彩多姿的濕壁畫述說著希臘羅馬神話及歷史故事、還有171個爭奇鬥艶的凸窗,用來炫耀主人家的財富。我們在小鎮漫步𨀉足觀賞極為悠閒。

後來在弗龍瓦格廣場看到1564年打造的天文鐘,可說是鐘錶業發達的瑞士最佳代言人,450年即發展出預測日、月蝕及太陽在黃道十二宮等多功能的技術。

接著去看米諾要塞,前次參加當地萊茵瀑布之旅時導遊即叮囑要來看。要塞建於1564-1589宗教改革如火如荼之際,位處小鎮高處,要塞的堡壘自1377年便有士兵駐守執行法律及治安。我們進入要塞壯觀的圓形主體即覺得涼爽無比,一條可以通馬車的迴旋坡道將我們帶到堡壘頂部,可以俯瞰沙夫豪森小鎮、葡萄園及萊茵河,視野極佳。

回到琉森又去參觀冰河公園看冰河遺跡,看直徑八公尺深達9.5公尺的巨大冰壺,除冰河遺跡還有安木萊屋、瞭望塔、鏡子迷宮等,非常有趣。

這幾天密集搭火車去各地遊玩,和當地人接觸較頻繁,讓我思考瑞士接納各國來歷不明的錢而受世人詬病的事,阿扁家的錢就是存在瑞士。瑞士曾經保護銀行私密三百年,從早期法國的國王(當時瑞士的銀行家許多是因宗教關係從法國逃離),到後來的納粹、阿拉伯王室、菲律賓等地的貪汚錢,甚至恐怖組織、軍火交易商、販毒的錢,後來更成為各大公司或富豪避稅的管道。

瑞士人為何容許國家被汚名化?瑞士本來以銀行業為傲,結果帶來羞恥,變成和其他國家人交談時一個不太愉快的話題。我想瑞士一度變成洗錢王國與他們人民的自主性有關,他們很重視個人自由及隱私,不願意自己的隠私被侵犯。同時他們與德、法、義大利親密的地縁關係,很容易譲這些國家的人利用瑞士來不法處理財務,例如當年納粹政府規定不准在國外開戶,一經發現即槍斃,死了三人之後,1934年瑞士甚至以刑事法保護銀行私密,銀行家如洩露私密可能坐監或罰錢等。施行多年雖然爭議不斷,1984年全民公投結果仍然堅持維持銀行私密。

2009年之前瑞士人認為銀行的正業就是嚴謹保護客戶資訊,2008-2009的財務危機,國際社會給瑞士政府及銀行施壓,之後的UBS逃稅醜聞徹底重傷瑞士銀行界,也讓1930年即實施的銀行私秘法重挫,現在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負責落實銀行法,據說和全世界最嚴格的法規並無二致。

如果了解瑞士人強調個人隱私及自由的特徵和他們的民主制度(任何人如能獲得50,000人簽字即可提案修改法律),或許比較能了解為何瑞士曾經淪為非法錢財的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