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森的旅館在老城廣場內,一幢百年老房改建,對面是教堂,四周許多雕龍畫壁(濕壁畫)的建築及巴洛克式教堂,我們常坐在陽台,往下望見羅伊斯河及卡貝爾橋,一邊喝茶、聊天、看經過的觀光客,也變成他們的一景。

內空間頗大,走道及房間的陳設皆古意盎然,但卻在客廳一角放置按摩浴缸,極不搭調。方顕說要在樓下對著露台唱茱麗葉,他沒唱,我先殉情吧!

昨天傍晚及今天清晨都向琉森湖及羅伊斯河報到,艶陽下的河水是翡翠綠,清晨的湖水濛濛的,在藍綠間擺盪,木橋倒影盪漾在寧靜無波的河面,背景是殘雪未融的山巒,如人間仙境。

一路經過名店街走到獅子紀念碑,這座垂死獅子雕像是由丹麥雕塑家巴特爾·托瓦爾森設計,用來紀念在1792年保衛巴黎杜伊勒里宮的戰鬥中死亡的760名瑞士僱傭兵。獅子垂死之際表情痛苦,看了讓人也揪心之痛。當年多是祟山峻嶺的瑞士非常貧困,只得受僱其他大國幫忙打仗,1950之後瑞士因精密的鐘錶及1970開始發展的觀光業,如今最低工資高居世界之首,但人民仍然勤奮工作,所接觸的火車、渡輪、旅館、餐廳、景區工作人員大多認真負責。此行住過二星、三星、四星的旅館,除房間大小、新舊、設備有異,服務品質一樣好。我在網站討論區讀到好幾位長年旅居瑞士人的留言,瑞士雖然物價高,但產品及服務的品質均讓人信賴,修車的技師必定經過嚴格訓練,讓人放心。

由於愛因斯坦的紀念館在首都伯恩,方顕自然不願錯過,所以我們今早搭火車前往。伯恩自1848年起即是瑞士首都,而且早在1993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瑞士的第一批遺産。

下火車後即去遊客中心取得資訊,然後走過老城最熱鬧大道去看紀念館,道路兩邊多是兩百年左右的建築物,與捷克、巴黎等城市類似,頗為壯觀,最特別的是大教堂的塔樓及12座造型別緻的噴泉,將舊區點綴得非常可愛;這些噴泉在愛因斯坦的照片、影片已經出現,歷史久遠。方顯認為伯恩比巴塞爾可看性高,確實伯恩的古建築比較多,觀光客也蜂湧而至,但巴塞爾有許多創新的現代建築,又別有番風味。

阿勒河從茵特拉肯一路流到伯恩,河水一樣綠,河邊散步一樣悠閒自在,還有在河灘邊曬太陽戲水的人潮,瑞士一年中有六個月嚴寒的壞天氣,艶陽高照絲亳不以為意,火車還故意選曬太陽的一邊,非把身上寒氣全逼出來。

因為travel pass,我們不需買票即可進入愛因斯坦紀念館,裏面資料豐富,有他研究及家書的手稿,並介紹當時社會的背景及重大事故,我們雖已知之甚詳,但看時還是被這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科學家感動不已,他的貢獻太大了!不過看到他第一任妻子米列娃的計算手稿也被完整保存並列,而且說明因為米列娃是更好的數學家,幫助愛因斯坦有這樣的成就,覺得她的努力也被世人認可而高興。

回到琉森,利用按摩浴缸消除疲勞,最近幾天火車上也會昏睡過去,表示歸期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