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傍晚下飛機,回到在達爾文租住的公寓,工作人員已下班,電郵中給了相關資訊,我們在入口處找到紅盒子,輸入密碼取得鑰匙,即可入住。

收撿好行李,即步行來到最熱閙的Smith Street,找間越南館吃pho(牛肉湯河粉),口味還道地。餐廳出來,斜角酒吧喧鬧,好像是lady’s night。澳、紐人喜歡喝酒,常常喝個半飽才入座用餐,酒過三巡,情緒高昂,恁誰都是哥兒們了,我們在汗列車上對這點有深刻體認。飯後去超市採買,摸回公寓倒頭大睡。

上回倉促過境,覺得達爾文是個步調較慢的叢林城市,這回可得仔細觀察,還它個公道。

吃完早餐,將換洗衣物放入洗衣機後出門,我們原想去海邊看日出,一出公寓發現太遲了,遂憑直覺走,一路到達市政廳、公車總站、市民公園,發現上回有叢林感覺,因為城內到處是成排衝天的椰子樹,和其他澳洲城市景觀大不相同,其實城市內別有洞天。

走著走著,忽然看到Darwin Water Front標示,走過一長條空橋,有座透明電梯,下到ground floor,打開門,竟然到了當地最熱閙休閒的親水區;海邊築堤圍成瀉湖,還有人工造浪區,大型滑梯等戲水裝置,再往外走就是停船的碼頭,怪不得我曾讀到達爾文北面是帝汶海,市區位於低矮的斷崖上,俯瞰壯麗的海港。我們誤打誤撞,一大早已完成大半市區導覧。

接下來辦正事,找遊客中心,為未來幾天的行程做安排。一路上發現市中心新穎的高樓林立,很少看到歷史建築,據說1942年二戰期間,日本轟炸完珍珠港後,將目標放在達爾文市,使用的砲彈甚至多於珍珠港事件,是澳洲遭受外國襲擊規模最大的一次。

遊客中心人滿為患,我們和工作人員商量半天,預購了兩個國家公園及「達爾文落日」可順便看煙火,總計三個tours,她還建議我們保留周日去跳蚤市場。這些行程如果自己開車前往,費用低廉許多,但我們太老了,可以多縱容放鬆自己。

在市區的馬來快餐店解決午餐後,就回去休息。因為達爾文是澳州唯一的熱帶城市,全年高溫只有雨季旱季,艶陽下炙熱乾旱難耐,但一到樹蔭下就很舒服。

下午三點多,我們才敢出門,想一路行軍到植物園。又看到成群結隊的原住民,不是聚在超市門口,而是坐在路旁樹林中,天乾地熱,他們也不得不避暑。黑到發亮的皮膚,眼窩很深,額頭突出,許多人一年四季不穿鞋,總讓人覺得悽苦,不屬於這個社會;但是這片士地原本就是他們的,白澳人編寫歷史,起自1770年庫克船長為英國開疆闢土,1788年把英國囚犯自雪梨港運送進澳洲;其實五萬年前,原住民就已經存在。殖民者入侵之後,他們反而被邊緣化,以往的生活習慣也發生劇變;雖然在城市遊走,但他們的心靈還是在叢林中,變成無根飄零的人!

我們走過市郊的住宅區,看到高爾夫球場、公墓,練習板球的人,出來散步的老夫婦,我們融進社區,變成他們的一員,最後進入植物園納涼,可惜許多地方在整修,破壞了景觀。

回公寓路上順道去採買晚餐食材,本想煎牛排,但是忘記買紅酒,暫以烤魚排權充,十五分鐘開動,結束了興奮刺激的一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