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清晨醒來,窗外一片綠油油,有時茵茵草原,有時山陵起伏,人煙活動的痕跡也愈來愈多,最後進入澳洲最南端阿德萊德的市郊,藍天白雲下,整齊的房舍花園草地,憶起Coober Pedy的市區,恍如隔世!

整完行李吃最後的早餐,good things always come to an end,旅客依序下車,搭乘接駁巴士,分道揚鑣,結束了這趟精彩的汗列車之旅。

意猶未盡,我還有些感想。汗列車從1878年開始經營,2014年全程貫穿澳洲,我們行經三千公里穿越「北領地」及「南澳洲」,經歷了攝氏三十度高溫及零下一度的低溫,安排的行程很緊湊,搭小飛機、遊船、搭巴士看到沙漠、草原、河流、山脈、峽谷等地貌,由於乘客年齡殊異,每日活動都詳細描述並分列體力等級,讓遊客各取所需。列車上的餐食精緻且變化多端,據說可媲美五星級飯店,工作人員服務貼心週到,旅程歸來遞上熱毛巾,荒郊野外提供香檳,鋪床整理皆安排在我們用餐時,絲毫不會打擾我們的作息,實在無可挑剔。

和遊客互動也對他們的背景有些了解,全數來自英國、澳洲或紐西蘭,多為中產受薪階級,來自各行各業,例如銀行、旅行社、報社工作人員、大學教授、卡車司機、醫院助産士、建築房屋者,還有自營小牧場等。參加這套旅程,大家都抱著同樂的心情互相禮讓,對工作人員也極為配合,因此一團和氣,有種營造出來的歡樂氣氛。

我們來自不同國度又勢單力孤,但是只要滿臉笑容,見到人先寒喧兩句,聊天氣、問昨晚睡眠、討論旅程經驗,很容易相處愉快,我們除和同座用餐的遊客互動良好,有時走過lounge也會有些陌生人主動攀談詢問,由於背景經驗不同,和我們交流似乎更為有趣!

我們多年旅居澳、紐的經驗是入境隨俗,觀察當地人的行為舉止,抓到要領不犯禁忌之後,就可隨心所欲行走自如,最重要的是充滿自信;曾經看過一個研究結果,種麥地區的人比較個人主義,種稻地區的人比較集體主義。澳紐是種麥地區,我感覺他們非常強調自信與自我掌控(美國人在這方面應該是第一名),公共場合裏鮮少面露驚惶不安情緒,隨時都擺出一副I’m in control的酷樣,只要不是社會禁忌,不妨害他人,什麼事都可以大方隨性做,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因為和他們無關!

至於什麼是禁忌呢?用餐時如果嘴裏有食物,可示意對方,等吞食後再開囗說話,因為露出滿口食物不太雅觀;食物最好先切成小塊再送進嘴裏;路上行走,多注意其他用路人,保持一定距離;下巴士或飛機前一定禮譲前面座位的人,諸如此類,只要符合這些與人互動的潛規則,其他的行為可以很隨性自我。

Hits: 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