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大早搭乘接駁巴士, 終於一償夙願,登上汗號列車(The Ghan),展開四天三夜的火車之旅,補足我們多年旅澳之後最欠缺的一部分。

汗號列車是貫通澳洲南北的鐵路客車,由達爾文到阿德萊德,全長2,979 公里,穿越各種氣候與地貌,所以我們冬、夏衣皆要準備。早期沙漠的主要運輸工具是阿富汗籍駱駝伕,1923年開始,南北鐵路的快車班次被暱稱為「阿富汗快車」,以後「阿富汗」逐漸被簡化為「汗」。

搭乘這列車就像搭油輪旅行一樣,車上30位工作人員照顧150位乘客,有自己的臥鋪車廂、浴廁設備,麻雀雖小但一應俱全(還有保險箱),而且亞麻的床單也很舒服。

我們一到達就被工作人員引導登車,稍微整理行李後,即陸續有人來解釋車廂設備、用餐習慣時間、及停靠三站景點想要參加的旅遊活動。之後隨意進入lounge車廂,喝咖啡吃點心,午餐時間工作人員再引導我們至餐車安排的座位正式用餐。

一路上看著窗外的景緻,粗曠的內陸,鐵銹紅土點綴枯黃的矮木,還有巨大的蟻丘,除了偶爾飛逝的紫色野花,顏色千篇一律,不時濃煙四起(由於毒蛇出沒,燒掉雜草矮木,讓它們無所遁形),間或看到牛群,因為土壤乾旱貧瘠,水草不肥沃,也瘦小如羊般,他們在攝氏三十度的氣溫裏靜止如畫像。

下午一點多到達凱瑟琳小鎮,火車停靠後再搭車然後換船遊覽三個峡谷,其間還兩度下船行走在高聳壯麗的峡谷間,欣賞古早原住民在谷壁上作畫。看著切割的有稜有角的峽谷倒映在碧綠的河水裏,寧靜深沈,亙古長存,讓人敬畏。

返回火車後,大家盥洗整裝,先到酒吧間點酒喝,再至餐車正式用晚餐。我發現列車是比遊輪更好的社交場地,因為大家被困在有限的空間內,即便在列車移動,碰到其他人都要閃身而過,公共場所的lounge及餐廳雖然裝飾典雅,但座位還是侷限,近距離接觸,很快就能和其他遊客哈拉起來,原來擔心我們唯一亞洲人的身份會有些格格不入,沒想到一天下來和好幾對夫妻相談甚歡,旅遊經驗文化差異都是話題,再加上火車上任何飲料都無限暢飲,兩杯鷄尾酒一杯白酒下肚後興緻高昂,講英文也不夾生了,方顕說從未見我英文這樣流暢!

晚餐後回車廂,原來的三人座沙發已被轉換成臥床,浴室也清理乾淨,我們在古典音樂夾雜著火車移動的旋律中逐漸入眠。結束了一天被人服侍得無微不致的火車之旅!

Hits: 1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