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對達爾文興趣源自多年前翻譯的一本澳洲小說「船艄」, 書中主角在阿德萊德長大!二次大戰在新加坡受傷,被送到達爾文療養,有幸搭乘汗列車,從達爾文一路南下到阿德萊德,重溫書中情節更有意義。

昨天凱瑟琳峡谷的寧靜譲人震撼,一路上聽到許多有關鱷魚的描述,晚餐又品嚐了鱷魚尾巴料理的前菜,頗有咬勁,可想像它的力道 ,昨天行程雖沒看到太多它們的活動踪跡,但據當地人說淡水鱷魚對人肉沒興趣,鹹水鱷魚才兇險,所以雖然天氣炎熱,水景如畫,除乘船沒人敢下水嬉戲!

昨天一夜火車穿越內陸風塵僕僕的沙丘,到達Alice springs,我們在咖啡香瀰漫的早晨中醒來,溫度驟降到10度以下,整理完畢就到lounge看日出(很幸運我們車廂就在lounge隔壁,立馬變成我們的起居間),火車外的景觀也較綠起來,看到麥當勞山區。早餐準備好,我們再行禮如儀進餐車,由於每人選擇用餐時間不同,每回同座用餐都是不同夫婦,再加上lounge閒聊,很快就交了不少朋友。

今天我們自選付費的Uluru fixed wing scenic flight行程,搭小飛機看著名的大紅岩,由於大紅岩在Ayers Rock,從Alice springs搭飛機到當地都要一小時,開車起碼6小時,免付費行程只提供附近旅遊,所以雖然所費不貲,但再來機會不大,毅然決定前往。

我們十多人分乘兩部飛機,天候頗佳萬里無雲,但是洪荒遍野,平坦的棕紅黃(黑色剛燒過)土地上,點點螞蟻狀矮木叢及駱駝草,偶爾伏起一片小山丘,一小時內看到都是這樣不變的景觀,比起新疆看到的大戈壁更有過之無不及,這樣的荒漠確實讓人震撼。直到Ayers Rock大家開始騷動照相,旁邊不遠的Olgas 類似懐孕婦人也很美麗壯觀,其他河流及國家公園景觀就不贅述。

下飛機後再搭巴士,當地小蒼蠅無所不在,一路跟隨,難怪不少遊客戴上紗罩,下巴士時每人拿到一袋picnic午餐,走到一處有座椅的涼亭,沙拉三明治甜點啤酒水菓一様不缺,時間有限,十分鐘解決一切。Ayers Rock是世上最大的單一岩塊,高348公尺,基㡳一圏有9.4公里 。看到幾千年前原住民的圖畫,經過解說才明瞭這些抽象畫所代表之意義,還探訪 Mutitjulu Waterhole,這樣荒蕪之地,水資源異常寶貴,想起電影曾看到的尋找水源及在bush中walk about,身處其境感受更深刻,原住民愛土地但不據為私有,除必須的屏障,不蓋建屋舍,即便酷寒也不穿衣,但是歐洲移民一來,會農耕佔有性強又船堅砲厲,自然佔了優勢,侵佔土地又殺土著,各地原住民都是一様處境。

然後再搭車繞行大紅岩,其實岩石原本是灰色的,因為氧化鏽蝕變成棕紅色 。最後再搭小飛機低飛從最佳角度側拍紅岩及Olgas(550公尺高現有28個山頭)真是不虔此行。

飛機回到Alice Springs機場,大巴士再載送我們到以前的電報站和其他車友會合 ,在曠野的星空下品嚐道地澳洲口味的烤肉大餐,我們坐在舖著白桌布的九人圓桌上,看樂隊演唱,四處有大營火讓我們取暖,The Gahn還細心幫我們準備fleece的斗篷(可帶回家做紀念品)。吃完前菜,飛行之旅新朋友Patricia向我以口哨示意(當地牧場的習慣),我倆結伴在滿天星斗下騎駱駝走一圏,回到餐桌再吃烤肉看表演,最後有人帶領大家辨識解說星座,還品嚐我最愛的甜點酒Port,酒足肉飽,心滿意足打道回火車。

今天的經驗讓我發現,這樣火車之旅確實有社交的挑戰性,住前後車廂的人因為共享lounge及餐車,一、兩天混熟了,每次用餐找伴都很容易(第一次是安排座位,之後則依大家從lounge被帶領用餐的前後秩序來決定)。但是每次短期旅程因各人選擇不同,又要面對一群新朋友。星光晚餐我們和一群新朋友入座有些尶尬,我右邊座位是空的,方顕較少和人互動,變成只有我倆對話,好像被孤立了。幸而Patricia把我叫去騎駱駝破了冰,我想Patricia是善體人意的,她的舉動提醒了其他人,後來他們也主動來攀談,大家又打成一片。

我想參加這樣的當地旅遊(全是澳洲及紐西蘭人),我們的東方面孔常讓他們遲疑(不確定是否有語言障礙),但我們一採主動,他們多半熱情回應。這是國外旅遊很重要的一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