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還是搭乘克羅埃西亞最大國有渡輪公司Jadrolinija的船,一小時到科楚拉島(亞得里亞海上的第六大島),由於時間還早,立刻沿海邊漫步進科楚拉古城,閒逸隨處看看。次日清晨則不進城門,一路走過碉堡海灣邊的豪宅,居然還是清一色的中世紀紅瓦民宅,難以想像人們的堅持,不論鄉村城市、年代遠近,而這樣的努力是有報償的,整齊美觀,讓人永難忘懷。

早上導覧的重點有威尼斯人於14世紀所興建的城堡,為抵抗鄂圖曼帝國的攻擊,古城區中央一條主要道路,兩邊次要道路就像魚骨頭一樣排列,西邊的道路筆直,可以讓夏天的西風吹入城區,東邊的道路就有點彎曲,以避免冬天冷洌的東風灌入。

順著主幹路,就可看到建於15世紀的聖馬可教堂,聖馬可雕像立於門楣,左邊柱上有夏娃、右邊柱上則是亞當的雕像。旁邊還有改建的博物館等。哲學家巷是全城唯一沒有階梯的巷弄,據說是方便哲學家走路時思考。印象較深刻的是當地典型住屋頂樓建廚房,方便失火時逃生,窗邊打樁架滑桿可拖吊食物器材。

我們有幸參觀還在整修的馬可波羅故居,克羅埃西亞人堅稱他1254年在這裡誕生,1269年才隨家人遷往義大利威尼斯,因此1995年,科楚拉還為馬可波羅舉辦700歲冥誕紀念活動,並將他的故居整修成博物館。我們爬上僅容一人的階梯,到達屋頂小亭,眺望聖馬可教堂及美麗的亞得里亞海,並沒有看到太多文物古蹟。

科楚拉和赫瓦爾一樣,觀光季是觀光島,島民平常則以採石、種植葡萄、整修船隻等維生。結束了悠閒自在的島遊,我們與大巴士會合,於早上11點人車一起上渡輪,30分鐘抵達歐瑞碧契港口,正式回到克國本土,驅車至斯通鎮(約三千人口,羅馬帝國時期即有人居住,自1333年起杜布尼克統冶者下令在此建造長城屏障)午餐生蠔後,在細雨紛飛中爬上城牆遠眺。

下午五點到達聲名遠播的古城杜布尼克,住進五星級旅館,由於雨勢未歇,於是決定享受飯店設施,泳池很寬敞乾淨,還有簡單spa,但是蒸氣室內都是全祼,雖然習慣日本的祼湯,近距離全祼仍然讓人不安,只有放棄。

旅遊就是換個地方生活,重新認識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輕鬆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到哪裡都能自由自在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