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我和方顕就全副武裝,我在旅館樓頂、他在樓底等日出,看到烏雲逐漸飄散,金色的陽光照在白雪靄靄的山頭,真是興奮極了,美不勝收!

九點從德欽出來,一路拉車三小時回奔子欄午餐,中間停車在「德欽歡迎你」的城市地標,讓我們拍照也讓車子加油,然後再經過金沙江大拐彎,停在雲南通四川的一座便橋前,讓大家體驗過橋就是另一省的感覺。

下午行車經過依拉草原與納帕海,其實兩者是一體的,一半湖水一半草原,是個季節性高原濕地,由於目前水位較低,湖泊比較沒有看頭,而且大家門深鎖,我們又是拍照到此一遊。

真正的景點是松贊林寺,該寺是雲南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將藏式與漢式建築特點結合於一體。該寺有6個主要建築,設有8個康村。寺廟的大門位於山腳下,我們必須換乘寺廟提供的環保車入內參觀。從大門到主殿共有146級石階梯,兩座主殿是扎倉、吉康(供奉宗喀巴),此外還有若干小殿,周圍還有許多僧人的住房。

寺廟有專人導遊講解,但仔細聽一陣後,發覺講道的意味濃厚,天葬的原因我們都已經明白,這趟旅行對藏傳佛教也有粗淺了解,由於導遊不講解寺廟歷史、建築及藝術,我們就脫隊了。

我和方顕沿著拉姆央措聖湖的棧道走了一圏,園林幽謐,湖水平靜,我們們好像走在兩人的世界裏,本想一窺山林上天葬的位置,但因集合時間受限,只得作罷。

參觀松贊林寺,感觸甚深,藏人篤信佛教或許有很多理由,但我想和他們的地理環境很有關係,西藏位於亞洲洲最高山脈喜瑪拉雅山脚下,海拔很高,氣候無常,變化莫测,這樣社會的人或許更想祈求神明的庇佑,而且他們早期游牧為主,四處飄泊,生活艱困,佛教強調修來生,給了他們對再世無限的期望,因而即使貧窮,也會傾其所有奉戲寺廟,忠心禮佛,這或許是為何我在每個寺廟佛像前都看到個透明塑膠盒,裏面塞滿一元紙紗(川藏地區不用硬幣),甚至赤江活佛的座椅、床上也都舖滿紙紗,這些錢應該都是藏人禮佛完後奉獻神明的。

不過松贊林寺要收門票115元讓我不解,其他寺廟都免費讓人入內參觀,而且松贊林寺像是企業化的經營寺廟,環保車接送遊客,訓練專人導覧,販售佛具可請法師當場加持,講解人員還叮囑買東西不能講價。我忍不住想,人類渴求寄託於宗教,但是很不幸宗教有時變成了形式化的商品,當這質變發生,又焉能讓人真正得到心靈的安詳平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