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斯洛維尼亞,我們趨車前往克羅埃西亞的奧帕蒂亞,位於亞得里亞海畔,是個典型的灰姑娘,160多年前僅是偏遠的小漁村,只有35戶民宅和一間教堂,時至今日已經變成「亞得里亞海上的尼斯」。當初富商為其夫人建造的安吉麗娜別墅,是小鎮發展的起點。我們沿著海濱步道,看到卡瓦納大飯店及名人牆、還有地標“少女與海鷗雕像”。印象最深刻的是許多飯店海邊築起一塊水泥平台,還備有階梯,原來克羅埃西亞1800公里的海岸缐多為岩灘,沒有讓人親近的沙灘,海底石塊嶙峋扎得腳痛,這些平台方便人們戱水時下水上岸,造成特殊景觀。由於天候不佳,烏雲密佈還下點小雨,奧帕蒂亞有些隂鬱,即便飯店房間整面落地窗外即是一無屏障的大海,也讓人躊躇不前,喪失玩水的興味。

短暫停留一夜即前往札格端布,途中領隊用歐元紙幣的圖案講解歐洲建築的特色頗有創意,當屬教學典範。

札格瑞布是克羅埃西亞唯一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歷史悠久(建於古羅馬時代)。隨著人口快速的增加,變成克羅埃西亞首都。一整天,我們在愁雲慘霧細雨霏霏間、傘下不見天日,逛朵拉茲市集、作市區觀光,耳機又沒電,導遊的解説聽得霧煞煞,最後自由活動去超市採買松露產品才有些興味。但次日早上五點半我和方顕晨走重遊市區,好像來到一個嶄新的城市,藍天白雲下,沒有閒雜人等,偶爾軌電車呼嘯而過,一切景物變得清晰無比,藝術展覧館、耶拉齊洽廣場、聖母升天大教堂(歌德式的尖塔高達105公尺)、朵拉茲市場(蔬菓工藝甚至至魚貨)都到了,不過石門(放置了聖母馬麗亞肖像的禮拜堂,石牆上的名牌,就像廟裏捐贈者的掛牌一樣)、血橋、聖馬可教堂(屋頂有徽像造型的馬賽克),以及失戀博物館等,因時間不及而放棄。一路上欣賞巴洛可建築的富麗堂皇還有藝術立體的人像雕刻。回程時我們繞到古典壯觀的火車站,托米斯拉廣場上一堆著深衣候車的人群,還有音樂湊興,原來街頭藝人大早就出動了,看得心満意足後,我們一路聞著麵包香回旅館。

晚餐在 pod minim krovom欣賞民俗表演,雖然食物普普,但看到克羅埃西亞傳統服飾及舞蹈挺有意思,表演後邀大家一起下場湊興,以傳掃把遊戲結束,掃帚在克國文化似乎有什麼特殊意思,但Google也不給答案!或許和西方巫婆騎掃帚有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