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是英文老師,參加旅行團也因此有些特別的經驗。

二十多年前,參加歐洲團,先飛羅馬,才下飛機,因台灣領隊交涉旅館訂房耗時很久,我主動去幫忙,她知道我是英文老師後,在行經威尼斯沒有華人導遊,她必須翻譯縂督府的介紹時,就拜託我來做,理由是她喉嚨發炎,後來到了荷蘭坐船時更是躲起來,逼得我不得不翻。

前幾年我和方顕重遊義大利 ,又舊事重演,年輕的領隊看我買東西自己交涉,索性把一些團員也給我顧,自己忙著買名牌包,後來到龐貝古城,因當地偏遠找不到華人導遊,他就情商要我翻譯,順便把皮雕廠的介紹也給我包了。

這回來土耳其,當地全程導遊講英文,方顕早警告我不要出頭,但是參觀聖索非亞博物館時,當地導遊熱愛祖國文化,堅稱土耳其比歐洲中古更早幾百年就已經有其藝術精髓,台灣領隊不服氣,遂自説自話,我認為譯者必須忠於原創,但她也是領隊,是否可表達自己想法,必須再深入探討。我忍不住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結果也衍生出些問題。

本來口譯就是極困難的工作,所以都是高時薪計,我三十年前口譯就是一小時五百元。這回當地導遊希望台灣領隊一小段一小段翻,但是台灣領隊堅持要在他整段介紹結束才作翻譯,這樣做其實比較困難,因為她必須要聽懂還得記住才可以交差。但如果整段翻,她只要大致了解導遊在講什麼,就可以按照她自己整理過熟記的資料來說明,如果導遊講的有些聽不懂也可略過。這樣做並無可厚非,但是如果兩者資訊差異太大或根本翻錯時就會誤導聽眾。後來我會私下告訴她錯誤部分譲她適時再更正,但這樣一來她就緊張了,翻譯時總向我看來尋求認同,甚至問我是否遺漏或需要補充。最後我只有告訴她盡力照原計劃做,根本忽略我的存在。

我並不希望為難別人,但是又很龜毛講求對錯。看來對我而言,這也是參團的一個負面因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