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晨走丹巴湖,回旅館早餐後即打道回銀川,與丹巴吉林沙漠的邂逅從前晚六點到昨早八點,相信此生不可能再有緣相會,真是來去匆匆,蜻蜓點水,有些悵然!

同樣搭乘四輪傳動越野車,卻僅20分鐘即到遊客中心,原來前晚一個多小時的來程是耍我們玩的!再換乘遊覽車一路行軍10個小時,包括野放、覓食(事先安排出了差錯),沿途雪景;在晚上七點半返回銀川,盛宴飽餐一頓,終於吃到水煮羊肉,果然名不虛傳,略感安慰。

今天是內蒙旅遊最後一天,氣溫驟降,我們始料未及,厚衣悉數上身,仍不免瑟縮。早上二個半小時行程走5A級的水洞溝景區,囫圇吞棗,走過水洞溝遺址博物館、參觀遺址、明長城、兩個藏兵洞;又是接駁車,又坐船、坐驢車、坐駱駝車,忙得不得了。

印象深刻的水洞溝遺址博物館,是大陸西北唯一展示石器時代文化面貌的博物館,我們多年旅遊,首次穿越三、四萬年,看到人類古文明出土的遺跡,確實震撼!尤其親臨遺址,只覺時間呼嘯如風而過。不過 270度超大型半景畫、實景、幻影成像等,呈現三萬年前遠古人類生活場景的戲碼,雖然有聲、光、電、可調式地震平台等技術的運用,卻顕得俗氣、突兀、不真實,而且怪異。

五百年前的明長城讓人發思古之幽情,大漠塞北典型的黃土牆歷盡滄桑,刻畫歲月的痕跡;藏兵洞蜿延曲折於大峽谷兩側的懸壁中,長約三公里,類似金門的地下碉堡,水井、廚灶、火藥庫一應俱全,不過現代人用槍礮,古代人機關算盡,到處是埋伏陷阱,一不小心觸及踏上,就會遍體鱗傷,戰爭的殘酷,古今皆然。

中午在機場附近的大飯店用餐,雖然豐盛,但是要趕飛機,還是倉促完事!

總結此次八天旅程,拉車三天,搭機算一天半(晚班機起程),真正旅遊四天不到,不過人在江湖,只要平安,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但如果重作抉擇,以相對在旺季的高價,即便旱廁、野放、粗食都是大環境的必然,可以不以為意,長途拉車的枯煩還是會讓我三思而後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