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我們搭旅館的shuttle從prince hotel west跑到prince hotel east吃包肥早餐,內容相似,不過窗外是滑雪必用的纜車景,餐廳規模小些。特別喜歡的是日式沙拉(日本人喜歡把各國料理變化造型充滿日本風味),有剝皮熟蝦、油浸鮪魚、切塊酪梨、一粒粒手剝玉米等其他生疏,再加上油炸的餛飩皮(類似crouton),確實很特別。

既然住在oulet旁邊,不去見識一下也真說不過去,飯後直奔賣場,我在有興趣的店內殺進殺出,除非下了手,否則每店平均停留兩分鐘左右,就這樣混了大半天,回去檢討還有不少店連門牌都沒看到。我們現在的購物原則:絕不因便宜而受誘惑,完全以需求作考量。所以非常節制的情況下,買的都是旅遊輕便保暖擋風抗日的衣物,Godiva的巧克力因為明年三月到期,實在便宜,所以買了好幾盒慢慢犒賞自己。我發現台灣人瘋狅輕井澤和王子賣場絕對脫不了關係,很多叫得出名字的商品都有40-50%的折扣,不想下手也難,就怕塞不進行李箱。

晚餐又回到昨晚的小食店,叫了最貴的鰻魚飯及明蝦set,總計5600日幤,老闆顕然非常高興我們又回顧,我們走前,他在廚房忙料理,還不忘伸出頭來向我們致意,即便不同語言,人類的溝通其實還是自然天成的。

今天清晨又走路到雲場池,發現旅館外水池邊及一路上的樹葉也熱鬧變裝,可以想像一周後的盛況,然後就慢慢乾涸凋零,和櫻花一樣,日本人對死亡的憧憬大致和這些植物驟逝在最美的一刻有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