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和方顕單飛到墨爾本,展開我倆的銀髪之旅,整個旅程都變了調。

和兒媳一起旅遊,品敦是導遊、司機、挑夫兼金主,一切都由他安排妥當,我和方顕不用大腦就跟在他們後面吃喝玩樂,而且是商務艙級的旅遊,但是一旦我和方顕單飛,立刻變成經濟艙等,首先沒了車進車出,變成苦行僧,一天兩萬步,再來老年人節省慣了,住房吃食立刻降級,簡單健康最重要,然後方顕變成挑夫,看他老先生推著堆了四件行李的行李車在墨爾本機場走道上奮力推上坡推下坡,我才深深覺察自己縱情購物的殘酷(絕對下不為例)!

不過銀髪人自助行還是有好處的,可以預防老年痴呆,墨爾本舊地重遊,多少可壯膽,一旦來到阿得雷得就人生地不熟,完全自己摸索了。我們發現這樣的旅遊其實可以充份發揮潛能,而且不像品敦主導的高效率旅遊,每日規劃好景點,精準殺進殺出,我們一路跌跌撞撞,耗曰費時走冤枉路,卻也有許多瞎貓撞到死老鼠的快樂。

第一晚在阿得雷得兩人為了地圖左轉右轉爭執不休,摸黒找到超市,第二天一大早又意外繞過阿得雷得大學,看到美麗的河岸風光,才找到植物園,逛了一圏喝完咖啡,發現有10:30的免費介紹,遂參加了兩個小時的導覽,學得不少澳洲特有的植物。相信未來四天的旅遊還會有更多的意外出現,讓我們充分享受自由行的樂趣。

p.s. 阿得雷得於1836年建城,城市空間規劃非常好,而且綠意盎然,城外圍著一大圈綠地,市內還有五個公園,有地圖為證。人民生活的步調明顕比雪梨、墨爾本慢許多,或許房地產也沒增值那麼快,我們在城市內活動覺得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