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政大碩士學歷的索非亞,寫了一本她自己的故事:《靈界的譯者》,並改編成公視目前正在上演的劇集《通靈少女》。她從小就能看見鬼魂,十五歲開始在宮廟溝通陰陽兩界,排紛解難,現在已脫離靈媒工作,朝向她最愛的棒球裁判之路發展。

在她的靈界經驗裡,鬼魂有感情,牽掛陽世的親人,多數情況下不會主動害人,相形之下,人比鬼可怕多了。

至於神,索非亞認為;神明只是靈體的一種,能力高低之別而已。心術不正,求神拜佛也只會招來等級相似的陰魂。看遍生死後,她的體悟很簡單:「做個好人」。

(郭書瑤《通靈少女》劇照)

我有一位近親,從小也具有陰陽眼。我從不懷疑他的故事,因此相信人是有靈魂的。

先母逝世後,他一共看見先母四次,其中一次是喪禮的第二天,先母坐在家中麻將間裡,我得知後,竟然嚇得離家而去,返家後還忐忑不安。前一天喪禮中,懷念母親深恩的涕淚,似乎都是假的。我一定傷了她老人家的心,這是我對母親的最大愧疚,不在生前,竟在死後!

經過十年的省思,似乎克服了大部分對鬼魂的恐懼,這次去香港參加表姊夫喪禮,在他家安眠一夜,是個小小測試。

 

這十年的領悟是:宇宙其實是上帝的大靈用物理定律創造出來的,物質是表相,靈魂是本體。祂的大靈分割給每個人,個人的軀殼只是這一世的表相,靈魂才是永遠的本尊。大家的本體既然都是上帝的一部分,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有些靈魂在實相世界不斷輪迴精進,有些靈魂完成他們的功課,開悟回歸大靈。

例如二千四百年前的印度喬達摩‧悉達多王子(佛陀)、二千年前的耶穌、一千四百年前的穆罕默德或中國宋朝的林默娘(媽祖),在世間都有大覺悟、大功德,祂們的靈受到後世的敬拜,奉為神明,成為宗教。

無論相信基督教、回教的一神,或許多其他宗教的多神,只是定義對象的不同,都是宇宙大靈的部分。如果瞭解這點,就可免去一直延續到今天的宗教紛爭。

根據索非亞的敘述,她接觸的靈體會有金紙、線香或找人抄經的需索,我想這與在宮廟活動的鬼魂生前是民俗宗教的信仰者有關。在西方基督教社會的靈魂過的應該不一樣。基於這個信念,我極力追求無拘無束,回歸宇宙自然的信仰。

談到拘束,索非亞發現世間的道德約束,在靈界一點也不重要,只有真實的情感與扶持。這與我的想像也吻合,在外遊學的兄弟姊妹回家,無論學習成績如何,都應該短暫享受家的溫暖,再外出開始新的功課。

人生的精彩大部分源於對死後的無知與永生的嚮往,才能造就金字塔奇蹟、基督教文明、…。也許等我死後才能恍然大悟,可惜下次再來又不記得了!

(寫於2017.4.22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