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剛破曉,我們就走路半個多小時摸到雲場池,經過許多森林裏的大宅院,領教一下日本居然有這樣的住屋;一路上許多樹都開始變色(日文的「紅葉」總稱秋天時落葉樹的葉子變黃、變紅的狀態,包含許多種類的植物,楓樹只是其中一種,最美麗),但都不及雲場池邊那樣震撼動人心弦,尤其襯著藍天白雲的倒影,我們繞池一周意猶未盡,盤算著次日中午時分再來,想必光影不同、姿色更佳。

回到輕井澤西王子飯店吃自助式包肥早餐,又是觀察當地人的最佳時機,發現他們用餐時一定拿個托盤,吃過的碗盤餐具就整齊堆疊在托盤上,我拿菜時看到一張桌上四個托盤,服務生推車過來,四個托盤上車,桌面立刻船過水無痕,於是我開始玩遊戲,看著進來的客人先猜背景,再由他們是否拿托盤來確認,已經坐定的,就由桌面是否有托盤來驗證,自己覺得十拿九穏。日本人真是奇特的民族,全民共享特殊的民族性,讓他們成為最容易辨識的一群。

早餐吃太飽決定到旅館的庭園散步,一走出去大驚失色,大片草地樹林緊鄰高爾夫球場,還有一座座小木屋,我們走了一大圈還未到盡頭,看到位置指標圖,沒仔細數,粗估怕有近百間,讓我想起讀過的輕井澤資訊,位於活火山Asama山谷裏,火山2009年還爆發過,灰屑甚至遠及東京。這個度假小鎮據說是世界上唯一舉辦過冬季及夏季奧運的地方,面積156平方公里,人口不到兩萬,每年有超過850萬的遊客(夏天可讓東京人來避暑,冬天適宜滑雪,現在是華人很夯的觀光地),難怪要蓋這樣大規模的度假飯店及小木屋。

然後到輕井澤車站北門口搭二號公車去看白絲瀑布,瀑布是小景觀,但加上滿山變色的樹葉就是絕景,最讓我難忘的是一路上看不完的楓葉景觀,大片綿延不盡的樹林裏處處是黃綠、深紫、棕紅等的樹葉,再加上原來的翠綠、深綠變成自然的調色盤,讓人目不暇接,真沒想到這些變葉樹會衝上石青的雲天裏,也真沒想到滿山林的楓葉竟然是這様美的盛宴!

回程順道到輕井澤「舊銀座通商店街」逛逛,體驗一下「輕井澤式」的悠閒,行人徒步區兩邊都會是各樣小吃、伴手禮、衣物店,我們現在過減法的生活,只能看。

晚餐是意外的驚喜,想找本地人吃的店,Google Map推薦一家4·5的小店,位在小巷裏,我們五點到,是第一桌客人,和親切的老闆娘比手劃腳點了tempura set,還要了小壺sake(老闆娘怕我們酒後駕車,拼命比手勢給我們看),非常好吃,方顕把我剩下的半碗飯也清潔溜溜,付帳只要3400日幣,不到台幤一千元。

晚間看到好友對日本人評論,真是一針見血,在此分享,「日本人對環境、景點的設計、打理、營造、保養,真是一絲不苟。他們充分理解這是吃飯的傢伙,要好好保護。他們龜毛的個性,工匠的精神,讓他們孜孜矻矻做足表面和裡子的對襯和相輔相成。我最近才知道他們連景點的樹木、植物,該種哪些、數目多少、如何彼此搭配,都是事先研究計算過的,不是胡亂任其生長,也不是天生就生成那般美景。」

她還提到2016年,日本觀光業是全世界第16名,2017年是第13名,達到2900多萬人次。他們希望在2020年衝進全世界前10名,達到至少4000萬人次。不過我認為英文還是日本人必須加把勁的地方,雖然現在日本旅行,司機及其他服務人員都還能作routine回應,但是一出問題就變成鷄同鴨講,以致西方遊客數量還是有限,尤其我們住的觀光大飯店所有旅遊資訊全是日文,似乎無視大群大群送錢上門但對日文一竅不通的遊客,這應該是他們最大的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