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教學二十多年,我一直對課堂反應問卷這事感到困惑,沒想過竟在退休前夕茅塞頓開,得到史無前例的佳績。

我自認備課認真,小考作業出席也盯得緊,問卷成績雖然五分可拿到四分多,但有些時候居然低於全校平均值,不服輸的個性讓我絞盡腦汁,如何能拿到更好的成績,於是乎規矩鬆些,要求少一點,學生的藉口慶菜聽聼,這樣下來似乎有些提升,但是看到那些屢創佳績的老師還是望之興嘆!

今天碰到「英文一」初級班的經濟系學生,我一貫手法,但因為只有二十多人,比較揮灑得開,他們程度不錯,又因學商,對英文更有學習動機,期中考六頁紙統一考試,全班三分之二學生90分以上,我很興奮買了巧克力請全班,他們也高興得不得了,自此我們就像哥兒們,見著會哈啦哈啦,有時他們淘氣話多,我對他們有信心,也寵溺他們一下,上他們的課特別輕鬆自在,有時會冒出幾句自己也覺得很好笑的話,相知相惜,上課氣氛好多了。

前幾天看到上學期的問卷成績,雖然知道會比以往高些,但是看到4.86還是嚇了一跳,這是我退休後最美好的回憶。

p.s. 即便如此,同時教的另外一班物理系學生,和經濟系一樣,也是三個級數裏最差的初級班,同樣老師,同樣教材,同樣方法,同樣考試,只有4.18,學生還是最大變數!上學期結束這班我當掉2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