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信誓旦旦和不同的人、事、物說再見,然而生命的洪流推著我們向前走,一波波浪潮侵蝕著我們的記憶,以致很多時候再見就變成了永別。

如果可以,多麼希望逆流而上,反制生命的軌道,讓我們與老朋友一起重拾年輕的歲月。這次台北市立古亭女子初級中學(現已改為古亭國中)民國57年就讀三年八班的九位同學,在加州的Monterey市(距離舊金山115哩)一起旅遊、同床共枕三天兩夜,這樣的經驗雖然不見得能破金氏紀錄,卻讓人永遠緬懷。

旅途的首站是在露茜位於聖荷西市內的Fat Wok 餐廳午餐,餐後一行人上路,到達Monterey市的五星級旅館Holiday Inn Express之後,隨即在旅館附近Cannary Row散步。這地區因為知名本土作家John Steinbeck的小說而不朽,原本是罐裝沙丁魚的小魚村,後因沿岸秀麗的景色發展成度假勝地,有許多專作觀光客生意的商店、餐館、旅館及畫廊等。一群人浩浩蕩蕩遊大街,又到Monterey水族館後面的海灘看夕陽,嘰嘰喳喳之間,四十年的光陰呼嘯如風而過。

晚餐後回旅館看我帶來的畢業紀念冊以及班上同學給我的親筆留言小冊子,紀念冊裡有每個人的大頭照,旁邊是導師阿巴給的評語,現在讀起來,覺得雖然那時我們洋洋得意捉弄了已屆中年的男老師,他卻似乎把我們這群黃毛丫頭都看透了,只是懶得和我們計較罷了。我的留言簿裡最經典的是一向調皮的黛波居然正經八百寫道:『對任何事都不能太偏激,不要只憑自己的意見來決定他人的為人。忠言直諫,希諒!』,可是當她看到自己的留言時,卻矢口否認了。記憶是個脆弱巧妙的東西,這小冊子斷章取義留下了四十年前的痕跡,但是她為什麼會這樣寫,我看後的反應又是什麼,這段遺忘的人生我們卻永遠也無從考究了。

次日清晨在旅館吃完早餐後,即分乘兩部車前往約一小時車程的17 mile drive遊玩,下午拉車至充滿藝術氣息的Carmel-by-the-Sea,適逢勞工節放長假, 海灘邊市鎮裡到處人山人海,我們遇到嚴重的塞車及停車問題,不過一看到綿延無際的海岸線,立刻心曠神怡,碧藍海水映著燦爛陽光,遠處白帆點點,身邊是四十年前的老朋友,讓人恍若隔世。接著又到市鎮上去吃有典故的冰淇淋,話說以前Carmel的市長認為站在人行道上吃冰淇淋影響市容觀瞻,所以立法禁止,但是知名導演、演員克林伊斯伍德不信邪,出來選市長,當選後第一件事就是改了這條市法。我們支持克林伊斯伍德,所以到Carmel一定要吃冰淇淋,而Carmel的冰淇淋也確實特別好吃!

晚餐在Monterey Plaza Hotel & Spa 的 Schooners Bistro on the Bay,濱海的美景讓人目不暇給,大家各自點餐,然後不斷分享,吃得熱熱鬧鬧,四十年不見的朋友好像從未分開過。

這次的團聚自然天成,沒有冗長的計畫,我來美國旅遊,小熙也從香港來公務,本想大家聚聚,但是時間湊不攏,無法一網打盡加州南、北各處的同學,於是決定找個中繼點,大家一起旅遊。雖然九位同學在四十年內各自經歷了人生不同的戲碼,卻同心協力擺脫了生命的軌道與束縛,於短短兩天內穿越時空隧道,互相扶持拼湊起初中生活的藍圖,記憶雖然真真假假撲朔迷離,但是我們之間的友誼卻是真真實實又歷久彌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