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澳洲荷巴特,我又回到狂煮的日子。烹調有多重目的,為每日餐食準備,為附近旅遊時存貨,還有我們離開後為兒媳儲糧,一煮起來數量驚人,包次餃子就250個,讓我想起小時候媽媽為我們八個小孩一家十口煮三餐的日子,爸爸捍皮,媽媽剁饀,一鍋水餃三、四十個,一起鍋馬上搶光,大家好像總沒吃夠!

如今雖然沒那麼多人搶食,但兒媳這兒偏遠地區,沒有China town,也就缺少華人吃食料理,想吃家郷口味,只有自己動手,他們熱烈響應,我就心甘情願做,和媽媽的心情一樣,只是媽媽一做幾十年,我只是跑龍套客串演出。

每日在廚房一做幾個鐘頭,帶來的食材醬料全派上用場,沒法帶來的就只有自己做,烤麩從gluten 麵粉開始發麵再蒸再炸然後烹調,變來變去總離不了媽媽的口味,媽媽煮牛肉放八角,我也少不了。幾回在姐妹小弟家吃春捲,都是和媽媽一樣用料,芹菜豆乾肉絲,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媽媽雖然走了三十年,但我們的味蕾都被烙印了,而且又再傳到下一代,綿延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