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澳洲伯斯飛到紐西蘭漢米爾頓,覺得好像回到自己的家,轉眼一周就過去了。
兒子媳婦置屋於此已經六年了,我們幾乎每年來住一個月左右,已經不是居家旅遊,而是居家過日子,可是又和台北的生活大不同,我每天忙三餐,打理房子,清掃院子,帶Polly走Hamilton Garden及Waikato River,晚餐後坐下來看Antique Roadshow、Under the Hammer或電視影集,什麼都不必想就過完一天,很夯的度假方式。
記得剛結婚那些年,媽媽每回來我們新中街的家,不是刷鍋㡳就是洗紗窗,總找得到我偷懶不想碰的瑣事,現在歷史重演,我像媽媽一樣洗洗刷刷,雖然兒媳的家每年都有些進步,例如今年櫥櫃裏放了黏娥蟲及木蟑螂的小紙夾,裏面乾淨清爽多了,不過我還是找出底部發霉的窗紗,又泡又洗又刷,除霉而後快。做著做著我愈來愈了解媽媽的心情,對兒女的家比自己的家更疼惜,總想讓兒女過更好的生活。
不過媽媽有八個兒女,可以揮灑自如,總有兒女會甩她,我只有一個兒子,還是得小心謹慎步步為營,利用每年一個月,好好經營和兒子媳婦的關係,能夠有點黏又不太黏,把握公共領域,絕不踏入他們私人的空間,不該問的嘴巴閉緊些,嘗試了解他們的生活態度及行事方法,我們也逐漸摸出一套亦親亦友的共生模式。
其實和兒媳一起生活有些像是文化交流,這些年來紐時每晚和兒子品酒,方顯回台之後買酒的品味也三級跳,
前年看到兒媳使用capsule 的Espresso 機器,回國後也興冲冲去Sogo買了一台。今天更準備將兒子的麵包機帶回台灣,嘗試自己做健康的全麥土司,其他諸如iPhone ipad的使用也是受他們的影響,讓我們的生活增添不少樂趣。
此外,來紐度寒冬,陰濕的日子哪兒都不想去,兒子建議我們泡澡驅寒,還準備了泡澡的材料,澡盆上放個小木架,或許泡得興起還可喝杯小酒或飲料,窗邊一排各式燭台很有情調,好奇問香噴噴的泡澡球多少錢,算算合台幣好幾百塊,泡個半小時就結束了,不過他一番好意,我們就長長見識,體驗不同的生活。
這些年媳婦忙著專科醫生考試,兒子當家,不論裏外全一手包,我們告訴自己不要疼惜兒子辛苦,他練得一身本事是他的福氣,這樣的現況與未來是他的選擇,也是他要面對的,我們絕口不提他們家務的分配,他反而更體貼回應照顧我們。不過兒子當家對我是福氣,他從小在我的庇蔭下長大,習慣了老媽理家的方式,蕭規曹隨,所以我什麼東西都找得到,就像在自個兒家一樣。
幾年下來和皃媳愈來愈融洽,不知是他們更懂事,還是我們更知趣,反正彼此相知相惜,一切盡在不言中。未來一年媳婦尋覓專科醫生職缺,十之八九要搬遷,兒子搬回紙箱、安排好短期貯存空間。我們對屋內的一草一木、家俱擺設都更留戀,人生一個個階段過,我們都只是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