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11 前記:

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交替的瞬間,當時很多人擔心;控制電力、金融、交通、…

的電腦系統,無法因應日期自1999到2000的改變而癱瘓!

(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千禧年的第一天〉徵文入選,刊登1999.12.29 人間副刊)

我將隨著人群在廣場狂歡,等待著千禧年的第一日。在千禧年前夕的最後一刻,以顫抖之聲加入倒數,心中一邊緊張地默禱,一邊緩步移向廣場邊緣的提款機。

當最後的「零」被喊出,偉大時刻降臨,如果電力中斷,霎時一片漆黑,我會暸解光明終究不免短暫,如果幸而明亮依舊,我會力持鎮定,儘快地插入金融卡,謹慎地輸入密碼,查看我辛勞一生的積蓄,如果不幸一片凌亂,我將絕望體認到財富終究如過眼雲煙。只有如此震撼的心路歷練才是正宗的瞬間崇拜儀式!

如果一切無恙,我將滿懷著短暫的幸福感回到家中。又如果竟然還有熱水澡可洗,我可能會忘了什麼是短暫,倒頭上床,開始過那如常地一兆分之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