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特殊的地理歷史背景,外來文化的衝激,即便舉國陷於戰亂,上海還是歌舞昇平,讓人咋舌。2005年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上海尤其繁榮,不過貧富差距非常懸殊,讓我們驚鴻一瞥,卻久難釋懷。

小資是新興的中產階級,靠著精打細算享受生活,講究情調,消費力或許和台灣差不多,但低層與高層社會就大不相同。我們在租屋附近菜場早餐,兩人燒餅、油條、豆漿外加茶葉蛋,總計花費人民幣7元,合台幣35元,台灣可能要百來塊;還有一回我們在東平路(法租借區)附近散步,走得很餓,就在巷口小館內午餐,叫了小黃魚(五條10元)及烤麩(10元)外加排骨麵及炒年糕,總計34元,口味不錯,吃得很舒服,後來到85℃買飲料,一小杯芒果優酪乳要價人民幣9元,合台幣45元,和台灣價格相較毫不遜色,讓我們有些錯亂,後來才悟出究竟,原來上海貧富差距比台灣更大。低層打掃工人可能每月只有人民幣一千元工資,對他們而言,即便菜場的早餐都是奢侈,哪有可能去買高價飲料!

有回想找地方上廁所,好不容易看到百威廣場的麥當勞廣告,苦候半天,商場一開幕即往裡衝,結果卻遍尋不著,問店員才知道已經撤店,後來聽人說上海麥當勞可能比台北還貴,生意做不起來可想而知,不過肯德雞和大陸廠商合作在大陸各地都所向披靡,多樣套式早餐一律叫價6元,生意強強滾。而且在大陸還有兄弟版叫「東方既白」,賣得是華人口味的套餐,除叫價6元的早餐,還有15元的午餐套餐,也生意奇佳。我苦思其名字來源,方顯聰明,一語道出「東方白了雞就叫了」,顯示兩家店如膠似漆關係密切。

 

我們也注意到上海有些新興餐廳,通常店面寬敞有百來座位,提供中式速食,地方還算乾淨清爽,食物價格與台灣不相上下,例如永和大王連鎖店,不知是否是台灣人開的,上下樓該有百來個座位,收費不低,我們飯糰(裡面有點肉鬆)加小杯豆漿,收費7元(台幣35元)。另外在百威廣場旁的一間快捷餐廳,我們買了一個五元(台幣25元)的上海老大房月餅(裡面只有肉餡,不大像月餅),配著羅宋湯當早餐吃。

有些地方搶錢出奇招,七寶古鎮餐館敲竹槓,不但叫茶一壺30元(台幣150元),餐具據說消過毒,一份要1.5元,不過客人選擇不用也無妨。南京東路上「老克勤上海菜」除一壺茶45元外,要一份餐巾紙收費一元。

最讓我驚訝不已的是所到寺廟一律收費,靜安寺、玉佛寺祭拜要30元人民幣(台幣150元),玉佛寺如要瞻仰玉佛,還要再收費10元,即便市郊的東豐寺也要10元門票,這樣的寺廟讓窮人無所寄託,又哪裡是宗教的本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