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計劃每天寫遊記,但是昨晚十點才吃完晚飯,再去超市買水果,上床已經十二點,一覺醒來六點多,趕行程,理由充份,不寫!沒想到這一耽擱倒是天助我也,靈思泉湧!

有些人不想來新疆旅遊,一怕舟車勞頓,二怕水土不服,最怕的是出恭困難,常聽到打傘遮臉野放,或是奇臭髒汚的旱廁(永遠不冲水的廁所),其他諸如沒有門,沒衞生紙,沒水洗手,則更不用說了。這回行前通知帶口罩,方顕認為新疆地廣人稀,哪需要防空汚,置之不理,直到昨天下午要上旱廁,導遊叫每人戴上口罩再噴上薫衣草的香精,我和方顕相對倆瞪眼,他有愧疚,二話不說,沒有任何裝備就上了,我考慮半天,終於狠下心,就不過是上個廁所吧!結果雖然沒有驚天動地,卻也讓人半天不舒服!

 

我問自己這麼辛苦,為何要來新疆旅遊?今早從布爾津拉車到喀納斯途中我找到答案,新疆的大草原太美了,六月到九月雨露滋潤,樹草肥美,百花綻放,一路上截然不同的人文景觀譲我目不暇給,不捨一分鐘瞌睡,放牧的牛羊駱駝以及蒙古包、當地人的住屋聚落、種種特異的生活形態、搭配導遊生動描述的成吉斯汗故事,她自己父母在新疆軍團如何成婚(當時軍墾者沒老婆可娶,號召八千女兵入新疆,少女兵臉上蓋個眼罩,轉幾圈,碰著誰個,就得嫁了),當地人借子以飴晚年的習俗(父母親向子女借子,大草原上不怕多個人吃飯,兒子婚後離家,祖父母養大的十歲孫子已經能獨當一面拔營紥營),遊牧民族一年搬家九十多次的艱辛(逐水草而居),還有天葬的細節描述,以往聽過讀到的種種,就在眼前成真,這些不同文化的衝擊怎不讓人興奮!

 

就在休息站時,見到當地人讓老鷹停在手肘上照相的活動,我好奇一試,體驗哈薩克人從小養大老鷹,與其朝夕相處的感覺,老鷹直楞楞看住我,一雙腳瓜死勁鈎住我手套,好幾公斤的重量讓我舉不起手,養鷹老頭直嚷嚷手舉高!老鷹最後放棄我,俯衝地面!後來聽到導遊解說當地人養老鷹二十多年,和它一起長大,手臂逐漸承重,特別有感覺!

見識過紐、澳大自然之美,但是此時此刻的新疆大草原的澔瀚無際,觸目所及就是青草綠的地毯以及白雲朵朵的藍天,起伏綿延無止盡,簡單極致的美。

旅遊不過是換個地方生活;吃不同食物,看不同景緻,上不同廁所,體驗不同大自然與其他生物,對我而言就是旅遊的最佳銓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