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已經有三十年沒有去東京了。在職期間,赴美機會不少。早期,總是華航波音707,東京必停,招待銀座旅館一泊一朝食,所以最有印象的就是「歌舞伎座」。此外,陸續也到過「明治神宮」、「皇居」外圍、「上野公園」和去「秋葉原」買電器。

此次,趁著夏威夷遊輪之旅,綺芳建議回程安排「東京五夜自由行」,我立刻附議。

我們對日本政府素無好感,也不哈日貨,但東京絕對值得去看看。此行抱著走馬看花的心態,有點懷舊,對現況也有些好奇。

綺芳訂了池袋站旁的一家四星旅館,除了日常進出方便,來去機場搭Airport Limousine巴士,完全不用自己搬行李;一出機場大廳就是巴士站,行李一放,服務人員的一連串服務,行李就到了旅館房間,反之亦然,而且無須小費。日本的服務業真讓人印象深刻!(註一)

我們循著以往遊大都市的模式,每天儘早出發,以避開尖峰時段。有天八點才出門,一下地鐵,看到擠滿月台的整齊隊伍,嚇了一跳!

東京人多,較上海尤有過之,澀谷站「八公口」斑馬線,有號稱世界上最大的人潮,一次綠燈一批,從消散到聚集,像一波波的海浪,真是嘆為觀止。

人雖多,但守法、有禮,公共場所乾乾淨淨,上海、紐約比不上,巴黎也比不上。

我們把明治神宮、皇居東苑、淺草寺、新宿御苑等,放在早上的行程,累了就回去休息。銀座、澀谷、秋葉原等燈光炫目之處,則晚上去。每天四處晃晃,照照相,既沒進博物館,也沒逛百貨,唯一的例外是六本木Midtown,其實看建築設計的成分多於逛名店。

那天近午去六本木,除了「六本木Midtown」還有「六本木之丘」,原計畫待到華燈初上,登上「森大樓52F」觀賞東京塔夜景,最後在四點多就選擇回池袋。

相較於兩年前在法國,我的「玩勁」確實差多了,綺芳本來就較隨意,所以此次寫起遊記,只能散記。檢討起來;大玩了一年,玩興和體力都不如前。

我們還是循例出城一天,綺芳選擇了東京北方一百多公里「日光國家公園的入口城鎮「日光」,目標是日本裝潢最奢華的神社「東照宮」。「東照宮」與緊鄰的「二荒山神社」、「輪王寺」都被登錄為世界遺產,並稱「二社一寺」。雖然我比較喜歡日本寺廟的古樸氛圍,但日光之行還是非常值得,在鎮上逛逛的感覺也非常好。

此行的一個意外收穫是,到了原本僅止於在淺草吾妻橋遠觀的「晴空塔」;去程發現淺草日光快速車在此設站,我們在返程的黃昏時分來到,吃頓晚餐,就日夜景都看了!

這種東京行,看在日本購物達人的外甥女眼裡,一定搖頭;連新宿、澀谷的流行百貨和葯妝都沒逛!

我們也沒費心去嘗試日本花樣繁多的吃食,倒是特地去築地市場吃了壽司,在住處附近的「牛兵衛」吃和牛,都非常美味。在高物價的東京,只要捨得花錢,一定吃得到好東西。

三十年的東京,變了嗎?「歌舞伎座」、「明治神宮」和「皇居」都不會變,點餐要靠店面櫥窗樣品比手劃腳也沒有變。銀座多了許多高樓大廈、秋葉原一排排霓虹閃爍的小店家沒有了。人口多了,但人民的素質比記憶中更好。

只要行前瞭解了交通系統(註二),對高物價有心理準備,東京仍然是自由行的好地方,鄰居總該走動走動。只是在小攤上看到「一番、神風、必勝、鬥魂」的頭巾時,心中仍然不免一驚。

 

 

(註一)對於不想拖著行李在地鐵轉的旅客,訂旅館之前,可以先上網查查Airport Limousine可到達的旅館:

http://www.limousinebus.co.jp/ch2/

(註二)東京交通的骨幹是「日本鐵道(JR)」的「山手線」,屬地上鐵的環狀線,除了「銀座」、「淺草」,各大站都在環上。地下鐵分屬另兩家不同公司,路線錯綜複雜。類似台北悠遊卡的Suica或Pasmo卡,可通行無阻,但各公司的一日券則互不相通。

每日行前,最好先規劃好交通路線和轉車站。隨便坐可能會浪費許多時間。例如,池袋到新宿,JR山手線只有四站,但「丸之內線」有17站,還要經過擁擠的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