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新聞裡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正式道歉,因為1881至1944年間為阻止中國人民移入,徵收入籍紐西蘭的人頭稅。總計有4,500位中國移民付出三十萬鎊的稅,合計現在約兩千多萬紐幣。新聞訪問裡有位老先生說他自己付了十鎊,但是後來接太太時必須交一百鎊,約等於他工作十幾年的收入。還有位華人協會會長表示那時她的祖父外出散步時必須頭頂水桶,以防當地反華人仕向他丟擲的石塊。

半個世紀後,台灣、大陸及香港的移民潮仍然蜂擁而來,台灣就有八萬四千人。他們多半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中上階級,略有經濟基礎,仰慕紐西蘭天涯海角與世無爭的山水,依照新修訂的移民法,輕鬆繳交申請費用就取得居留權。不同於老一輩移民義無反顧的精神,他們必須住滿三年移民監來入籍。

克拉克總理坦承那時移民法歧視中國人的不當,幾十年來紐西蘭的社會也漸趨包容,如果不翻舊帳,很難想像黑暗歷史的存在,但是知悉了這段背景,倒讓人對近幾年的移民現象怔忡起來。

這一代的新移民泰半有剪不斷的臍帶,瓢洋過海而來時多存著試試看的心理。不似留學美國然後結婚定居的少壯派,這些移民多已知天命,台灣、香港的家還是留著。來到紐西蘭發現美麗的國度卻苦無就業機會,於是有人就變成空中飛人,兼顧原來的事業工作。移民變成了永遠的進行式。

心理的移民比地理位置的移動更讓人困擾。好山好水的環境很容易就找到居所,但是幾十年養成的意識型態及價值認同,卻總讓人在兩種文化間遷徙,找不到平衡點。時間久了,逐漸瞭解紐人自然環境優偓,安逸隨性,絕不願勉強自己,對於新的事物還是相當排拒。心理上無法認同觸發了移民的反回流潮,三年刑期一滿,公民身份拿到,許多家庭反而打道回府。倒便宜了買賣房屋汽車的商家。

今昔對照,老一輩移民孜孜矻矻交人頭稅買得身份留下來,如今移民輕輕鬆鬆入籍卻選擇走人,真讓人無限欷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