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寫寫日本人獨特的性格,但怕失之偏頗,這幾天觀察接觸多些,試試看,希望各位親朋好友多批評指教。

日本人基本上是很注重團體而不強調個人的,希望整個團隊好的心更迫切,因此把自己的事管好,不去麻煩別人幫自己收拾就很重要,今天在傳統餐廳豆水樓,一位年輕日本男生脱掉鞋子後,還刻意彎下身把鞋子併齊,放得比我還平整,這樣的心理導致他們的生活環境,不論是大都會或荒郊野外都乾淨整齊得讓人感動。

我們這幾天上廁所,不管是餐廳,巴士站、神社、廟宇、公園等,也不論新舊、豪奢或簡陋,都清潔得聞不到任何味道。2007年來關西時,旅館的免(痣)馬桶譲我震㨔,這回在京都上廁所,已很少能找到不是免(痣)馬桶的。

日本人愛整齊淸潔,連尿尿大便的聲音都怕別人聽到,因此想盡方法遮蓋掩飾,例如尿尿時放音樂等。這樣極端壓抑自己顧全他人及團體的做法,可以從食、衣、住、行等方面來檢驗。

我們在京都火車站吃飯,幾十家餐廳除一家pizza,一家華人,其他淸一色都是日式料理,但是台北火車站裏,除少數幾家中華料理,其他都被各國進駐。日本人照顧自己人,死心塌地吃自己的料理,大廚們也不搞創意料理,把拉麵、和牛、壽司及懷石料理做得登峯造極,因此日本餐廳有好些米其林星級的。

穿著方面,日本人喜著深色或米色系列服飾,鮮少有花樣繁複或色彩鮮豔者,不過色彩雖然簡單,設計造型還是賞心悅目,我個人覺得她們的表現僅次法國女人。日本女人穿著尤其正式,絕不會看到穿球鞋逛百貨公司的女人。

住屋也是一様,大地的色調為主,不可能看到澳洲新興城市大膽用好些對比色彩的建築,設計也走傳統風,我們今天搭公車經過京都市郊,許多房屋造型都有神社廟宇的影子,他們死了心就愛這一味,雖然造型簡單,但是就像多數神社廟宇,讓你待在裏面,心靈就沈澱安靜下來,更內斂或許也更壓抑了。

我們搭各式公共交通工具,當地人總是很安靜,動作不會大,和老美絕然不同,每位駕駛也穿著整齊戴著白手套,正經八百客氣有禮做事,好像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在日本旅行很放心,雖然人也不少,但環境乾浄整齊,人們友善和平,一切事物井然有序運行,沒人會有脫稿演出,製造他人的麻煩,但是遊客也得注意,最好也不要有脫序行為,就像大家常說的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