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收到一封求救的電郵,不知名的學生遠從旗山捎來的訊息,馬上要比賽了,希望修飾講稿。

上週是以前的老鄰居,想幫女兒找英文寫作老師,卻在網上搜尋到我。

綿密的網路顛覆了實體的世界,錯綜複雜的經緯裡有我的座標,看不見摸不到但它確實在那兒,輸入地址即可登門造訪,也能用搜尋引擎,在脈脈相連的樹狀結構裡找到它,串起另一個虛擬的世界,接連到我無緣在實體世界相遇的人,生活的領域瞬間開展無遠弗屆。我有了另外一批的學生。

這幾年電腦網路迅速發展,重新打造教學的環境,進入電腦多媒體教室上課,我開始運用PowerPoint等軟體製作電子教材,整合的聲音、圖像、文字取代了傳統的黑板與粉筆,與學生的互動也突破了時空的限制,我設立班級電子郵遞名單,讓全班同學利用電子郵件分享交換意見,尤有甚者,幫助他們上網結交國外筆友,直接用英文溝通。還不過癮時索性將全班帶進電腦教室,人手一機來從事教學。為幫助程度佳的延伸學習與程度差的補救學習,我成立了網站。網址建立之後,我在電子倉庫裡堆砌,琳瑯滿目的資料像耀眼的樣品屋,訪客絡繹不絕,還包括了一批不速之客。

這些人會寫電郵來問文法、用字問題,有些想要考全民英檢,卻對寫作部分猶疑,有些寄來短篇作品要求修改,有些希望詢問學習密笈,他們與我素昧平生卻因網網相連而交錯,有些人會表明正身,不少人選擇匿名,網路的便利讓他們輕易踏出一步,向陌生人伸手,或許私心裡還是忐忑不安的。他們丟下問題取得答案即銷聲匿跡,無俚頭的互動模式,初時有些詭異,久了我也逐漸習以為常。但是從第一封求救電郵開始,我就在思考要不要回覆。作為一個老師,有教無類,我有回覆的義務嗎?如果不勝負荷,我又如何處理呢?從字裡行間可看出他們多半還是在校生,為什麼不就教自己的老師呢?如果他們的老師知道他們向其他的老師求救,又有什麼想法呢?實體世界與虛擬世界交錯,混沌複雜中,我們如何擬定新社會的秩序?

匆匆改完講稿,按鍵寄出時我突生奇想,如果那位同學要參加的是一場不讓老師、父母參與幫忙的競賽,可是寄出的信卻再也收不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