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八月法國之旅,在巴黎、馬賽、尼斯、摩納哥、亞維農都經歷了三十多度的高溫,但卻發現,即便盛夏時節,許多法國女士仍然不忘費心圍上各樣絲巾,絲巾已經是她們穿著打扮不可或缺的一環。 

比起其他國家的女人,法國女人的穿著打扮硬是更上一層樓,黑色尤其是她們的基本款,輕柔的絲巾雖然可以早晚保暖,更多時候是一種畫龍點睛的裝飾,亮麗的絲巾襯脫著膚色,有時連化妝都免了,再加上多樣的環扣結紮,千變萬化的絲巾讓他們的衣著立時生色不少,所以即便脫掉薄外套,絲巾還是套在脖上,真是她們最好的朋友。 

在摩納哥看到一位散步運動的貴婦,脖上圍著白色流蘇線的長圍巾,造型及質料都是我從未見過的,就這麼一條圍巾讓她整個人活脫耀眼,至今難忘。 

我們一天十多個小時在外面混,熙来攮往的法國女人不管什麼年紀都愛圍絲巾,商店櫥窗裡也有各樣式的圍巾絲巾亮相,尤其是觀光景點,絲巾更是少不了的商品。名店街的愛馬仕絲巾,絲質細密甚至可以防水,花樣不斷翻新,套色製作繁複,四邊縫線全是手工,台幣一、兩萬元起跳,可能是世界上絲巾最貴的地方。

 

圍起美麗的絲巾後,我發現在各地走動的法國女人是不穿真正運動鞋的,即便是簡單涼鞋也有模有樣,可能她們去街頭買麵包也要換上可以會客的衣著。尤其曾聽說他們的內衣必須與外衣搭配,本來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在馬賽遊船時確實領教到了。

 

 

船上人很多,不過我很快就注意到我對面的中年法國女人,就像很多我在觀光區看到的歐洲女人一樣,雖然是坐船出遊,風大浪大,她仍然穿著時髦洋裝、高跟鞋。原來她和先生是面向我們的,但是船一轉彎,看不到美景,他們就站起來背對我們,一陣大風襲來,內在美一覽無遺,是與洋裝同色的丁字褲,我們這一排的人都看到了(只有方顯視而不見)(當事人附註:不敢亂看),她毫無所覺(不知是否真不知道?)我們也心照不宣,後來船速加快,她的裙擺飛揚,風光旖旎,我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隔壁的年輕少婦向我會心微笑,旁邊幾個男士則是卯足勁盯著,終於她若有所覺,坐了下來,才結束這場默劇。

 不過使用圍巾並非法國女人的專利,法國男人平均五尺七吋比起英國人的五尺十一吋足足少了10公分,不過挺愛打扮,夏天還有人穿皮衣,襯衫式樣也比較騷包,大概只有義大利男人可與之比擬。

 前往里蒙日的快車採小隔間式,讓同行人面對面坐,一個法國中年男人與他的女同事坐在我們前方不遠處,我稍微閃身就可以清楚看到他,淺藍色牛仔布料襯衫卻搭了條完全沒有任何作用的白色毛料圍巾,他的女伴穿得非常專業,黑色套裝、長風衣、高跟鞋、絲巾一樣不缺,連皮包都是一大一小同款成套,一路上他的眼睛一直殷切注視他的同伴,兩人笑語不斷,好像這世界就只剩他們兩人了。 

也是在列車上,從史特拉斯堡回巴黎,我注意到隔著走道的一個年輕法國男人,他穿著帥氣的格子襯衫,肩頭閒閒披件質地甚佳的藍灰毛衣,在胸前打個結,下身是條窄腳七分褲,一雙淺褐色型男的休閒皮鞋裡沒穿襪子,在我拿起塑膠水瓶牛飲時,不意瞥見他正好整以暇取出自備紙杯從塑膠水瓶內倒水出來。 

自從在香榭里舍大道午餐時看過鄰座獨自一人的法國老紳士後,我就不斷祈求再看到這種鏡頭;好像從老電影裡走出來,山羊鬍,淺色近乎白的全套西裝,搭配夏日白皮鞋,不時拿起煙斗抽一下,悠閒吃完後,和服務生聊上兩句,然後一手拄起柺杖,一手拿起拉法葉的大購物袋,挺有架勢起身離去。 

法國女人的迷人處是她們不遺餘力讓自己更美麗,雖然衣櫃不是全世界最大的,但是巧思配上絲巾,自成千萬種風情。法國男人迷人處不是因為孔武有力的男性特徵,反而是他們較陰柔的女性特質,他們的穿著打扮就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