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二十年,我的暑假極少留白,最早是在紐西蘭第一大城奧克蘭市的家中消磨,home outside home, 悠閒自在,有居家的舒適自在,又有出門在外的新鮮感,不同的食物,不同的文化,甚或不同的電視節目及休閒活動,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另類的旅遊。
2009年品敦結婚後搬到漢彌爾頓(紐西蘭第四大城)工作,我們從此有了新的旅遊據點,延續以往居家旅遊的形式,不走行程,不趕節目,不換旅館,自己料理餐食,過在地人的生活,幾年内悠哉悠哉地將漢彌爾顿整個城市及周邊地區走透透。
今年由於媳婦在伯斯(澳洲第四大城市)醫院擔任臨床住院研究醫生一年,我們於八月初移居他們租住的大樓公寓,一舉跳過塔斯曼尼海峽,不但挺進澳洲還深入西澳,打算重施故技,好好玩遍這個英國在西澳最先建立的殖民城鎮。
伯斯是西澳大利亞州的首府,都會區的人口共有160萬人,我來到伯斯之後才發現,這個以前被我聯想到outback的城市其實大有名堂,屬地中海氣候,四季溫和宜人,寒冬的白日也常有二十度以上高溫,下海衝浪游泳都是可能。天鵝河Swan River 流穿整個城市,水岸清靜天然,所經之處盡是美景,造就伯斯成為澳洲的後花園,伯斯就是因為這條天鵝河而發展起來。由於西部海岸緊臨印度洋,東部就是廣袤的沙漠,閉塞的環境雖讓最初移居的英國犯人插翅難飛,卻也大幅減少外來的破壞,近年因著生態環保觀念高漲,更讓伯斯人的生活如同天鵝一般,優閒自在,歷年的世界最佳居住城市評選中都是名列前茅。
兒子媳婦的公寓位居市中心,高達十五樓,從客廳一角可以看到天鵝河從天際掃過,河水經常是碧藍如黛的,讓人忍不住就想端杯咖啡看著河水發起獃來。我們在二十多個看河的日子裏,經歷過許許多多不曾經驗的新鮮事,值得一書。
第一次和野生袋鼠邂逅,注意不是在動物園,是在它們自然的棲息地,有照片為證。兒子開車帶我們到Margaret River三日遊,居家旅行偶爾還是得穿插一些小定點遊,不然就太無趣了。我在租住的度假屋前第一次發現袋鼠蹤影就對它們著了迷,當日傍晚我獨自一人深入屋後叢林,又興奮又緊張,聽說大隻的站起來和我一樣高,是否會跳過來咬我?走了半小時,只看到地上的袋鼠屎最後無功而返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亮,室外寒意正濃,我拖著方顯又要去探險,才走到室外還在和方顯提醒小心地滑,他大叫我往前看,和小袋鼠四目相向的那刻真是非常奇妙動人的,看到它靈黠溫馴的眼睛,我的心底好像被什麼東西觸動一下,以前聽人描述和野生動物邂的那刻會讓人永難忘懷,確實不假,我興奮地一直和它說話,它看著我注意我的動作,等我想起要拿手機照相,它跳兩下就不見蹤影了。
今日我們到天鵝河中的Heirisson小島去尋找放生在那兒的袋鼠,從市中心公寓走十分鐘到河邊,再一路沿著天鵝河岸走大半小時,終於來到它們的棲息地,從空氣中些微的動物腥羶味,我知道離它們不遠了,果不其然我在一片沼澤地旁看到它們的身影,我們靜止不動和它們遙遙相望幾分鐘,然後我蹲下身,用膝蓋往前匍伏前進,它們原來有些緊張,眼睛直視我們動也不動,幾分鐘後它們察覺我們並無敵意,就大方譲我們拍照留念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