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首次的經驗:因陋就簡的烹調
兒子媳婦租住的公寓兩房一大廳,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但硬體設備全包,就連床單、毛巾都有得洗換,茶杯、水杯、酒杯、碗盤、刀叉也擺了一櫉,我放了心就去超市採買,開始烹調時才發現情況不對。
沒有削皮刀,我拿把又鈍又斲的菜刀切切砍砍,既削皮、剁肉兼切水果,兩三個又髒又舊的鍋小得不像話,我拖著兒子去店裡找到一個深底的不沾鍋,煎、煮、炒、燴全是它了,沒有鹽巴、胡椒粉我就只用醬油湊合,沒有糖,蜂蜜亦可入菜。設計這公寓的人預期房客全外食,微波爐熱熱菜,烤箱該是應景,絕不會想到有這樣抵死也要煮的人。
兒子十七歲就離家到紐西蘭念書,因此對我而言,居家旅遊最可貴的是一家人一年裏有一小段寶貴時間團聚一處,高高興興享受中式美食,說什麼我也不會放棄。
兩、三周下來,我在這設備嚴重不及格的廚房洗手作羹湯,沒有殺過急速冷凍的鯧魚,我拿刀鋸了半天才剖肚清乾浄,西式的煮飯鍋試了兩次才摸淸該放多少水,用電的爐子熱得慢,但火力一起也會燒焦鍋子。這樣辛勤耕耘下,我幾乎每天開伙。最後晚餐推出的菜單是:滷牛肉配台灣帶來的芝麻醬燒餅、腰果鷄丁(腰果裹蜂蜜,用小火煎到變色,再加入醬爆的鷄丁及蔥花)、干貝燴豆莢(這兒荳莢是台灣的二、三倍大,我用鷄湯煨好久才勉強可食)、香菇紅棗鷄湯、蝦乾炒芥蘭、最後一大鍋油飯(希望等我們走後,媳婦還可吃上十天半個月)。
公寓租金一周六百澳幋,比起去年八百,已經優惠不少,在這物價高䀚(一盤麻婆豆腐叫價二十多元澳幣,早午餐隨便就要二十元,再加杯五元的咖啡,動輒五、六百台幣)的都市,還一大堆房客排隊等著租,我們有次目睹四、五組人馬在入口處等著viewing新空出來的公寓,每人都似乎憂心忡忡,聽兒子說他當初幸虧送給經紀人巧克力才搶到手,這在台灣可是奇聞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