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 然 之 間 , 我 發 現 自 己 置 身 在 一 個 皮 筏 之 上 , 一 個 形 狀 怪 異 的 筏 , 有 點 像 摺 疊 式 的 帆 布 躺 椅 。 對 , 我 就 是 半 坐 半 臥 在 上 面 。 四 周 是 巨 大 的 岩 礁 和 湍 急 的 渦 流 , 每 當 它 們 相 激 , 交 界 處 便 湧 現 出 四 溢 的 白 沫 。 水 流 繞 著 岩 塊 旋 轉 出 流 線 , 筏 隨 著 流 勢 而 行 , 漸 行 漸 快 。 突 然 , 一 股 暗 潮 將 小 筏 快 速 拋 起 , 卻 緩 緩 放 下 。 奇 怪 的 是 , 一 升 一 降 之 間 , 我 沒 有 絲 毫 的 驚 恐 , 彷 彿 這 一 切 都 遵 循 著 既 定 的 節 奏 , 一 種 熟 悉 而 完 全 掌 握 的 節 奏 。

當 水 道 愈 形 狹 隘 , 水 勢 愈 加 湍 急 , 一 陣 水 花 自 岩 壁 似 飛 瀑 反 撲 而 下 , 眼 看 著 就 要 擊 中 皮 筏 , 忽 然 身 邊 響 起 一 連 串 和 弦 的 頓 音 , 剎 時 間 一 切 歸 於 子 虛 , 腦 中 一 片 空 白 。

朦 朧 間 , 聽 到 一 個 女 聲 : 以 上 為 您 播 放 的 是 柴 可 夫 斯 基 《 天 鵝 湖 》 中 的 〈 小 天 鵝 之 舞 〉 。

我 伸 手 關 掉 了 床 頭 櫃 上 的 收 音 機 , 慵 懶 地 回 味 著 剛 才 的 夢 境 : 那 種 載 浮 載 沉 , 迴 旋 又 迴 旋 的 感 覺 。 這 是 我 潛 意 識 對 〈 小 天 鵝 之 舞 〉 的 詮 釋 嗎 ? 那 些 來 自 我 喜 愛 的 音 樂 家 心 靈 中 的 音 符 , 是 如 何 潛 入 我 心 底 , 編 織 出 這 我 從 未 經 歷 但 心 嚮 往 之 的 情 境 呢 ? 一 個 畏 水 懼 水 的 人 , 置 身 在 臥 榻 之 上 , 竟 能 體 驗 到 急 流 泛 舟 的 樂 趣 , 甚 至 於 沒 有 用 到 五 官 的 感 覺 !

難 道 世 上 的 一 切 真 如 一 個 禪 宗 公 案 所 言 : 當 旗 幟 在 眼 前 飄 揚 , 竟 不 是 風 動 , 而 是 心 動 嗎 ? 這 使 我 不 由 得 相 信 科 幻 電 影 中 的 「 虛 擬 幻 境 機 」 也 許 真 有 問 世 的 一 天 。 無 論 想 去 太 空 旅 行 或 者 和 偶 像 明 星 約 會 , 只 要 帶 上 一 個 插 滿 電 子 裝 置 的 頭 罩 , 讓 設 計 好 的 電 子 訊 號 和 大 腦 皮 質 的 神 經 元 不 斷 地 互 動 , 將 可 美 夢 成 真 , 分 不 清 真 實 與 虛 幻 。

時 間 還 剩 下 最 後 十 秒 , 我 方 落 後 一 分 , 飛 人 喬 丹 一 次 換 手 運 球 , 矯 健 地 閃 過 了 兩 位 中 華 隊 員 , 以 他 一 貫 美 妙 的 姿 勢 灌 籃 , 說 時 遲 那 時 快 , 我 從 籃 下 斜 裡 竄 出 , 結 結 實 實 賞 了 他 一 記 大 號 火 鍋 , 抄 球 到 手 , 快 攻 得 分 , 此 刻 哨 音 響 起 , 比 賽 終 了 , 四 周 僑 胞 歡 聲 雷 動 … … 。

這 樣 的 場 景 , 靈 魂 會 不 會 陷 於 駭 客 入 侵 的 困 境 而 不 知 所 措 呢 ? 也 許 由 於 靈 魂 靠 大 腦 皮 質 提 供 一 切 的 訊 息 , 也 會 同 樣 地 被 「 虛 擬 幻 境 機 」 騙 了 , 不 但 沒 有 虛 假 的 罪 惡 感 , 反 而 會 雀 躍 不 已 。

在 日 常 聽 聞 中 , 不 時 會 有 一 些 腦 部 不 同 部 位 中 風 或 受 傷 的 病 人 , 各 種 怪 異 行 為 的 報 導 。 有 不 認 得 自 己 的 人 : 雖 然 明 明 知 道 鏡 中 的 面 孔 一 定 不 屬 於 別 人 , 但 卻 就 是 不 能 肯 定 是 自 己 。 也 有 人 左 右 不 協 調 : 一 隻 手 和 另 一 隻 手 常 做 相 反 的 事 。 更 特 殊 的 是 「 他 人 手 」 症 , 病 人 有 一 隻 不 屬 於 自 己 的 手 , 當 這 隻 手 在 百 貨 公 司 順 手 牽 羊 拿 了 件 東 西 , 病 人 竟 全 不 知 情 。 當 然 更 多 的 是 喪 失 記 憶 、 語 言 、 辨 色 等 等 智 能 行 為 和 半 身 不 遂 的 病 例 。

從 這 些 不 勝 枚 舉 的 例 子 推 敲 , 不 難 想 像 靈 魂 只 是 藏 身 於 腦 中 某 處 , 透 過 皮 質 中 神 經 元 各 司 其 責 的 分 工 , 指 揮 身 體 的 言 行 動 作 , 進 而 展 現 出 自 我 意 識 和 自 由 意 志 。 當 大 腦 受 到 傷 害 , 即 使 靈 魂 仍 倖 存 於 頭 顱 之 中 , 也 不 過 像 一 台 硬 體 故 障 的 電 腦 , 空 留 徒 呼 奈 何 的 軟 體 程 式 。

人 腦 不 應 該 被 比 喻 成 電 腦 , 電 腦 是 人 腦 智 慧 的 產 物 , 靈 魂 也 不 適 合 被 比 喻 為 程 式 , 靈 魂 是 操 控 神 經 元 的 自 主 意 識 , 縱 橫 環 宇 無 形 無 蹤 的 意 念 。

靈 魂 無 法 超 越 物 質 的 羈 絆 是 一 種 悲 哀 。 我 曾 經 坐 在 一 位 因 中 風 而 重 度 昏 迷 的 好 友 床 前 , 幻 想 著 他 被 囚 錮 的 靈 魂 正 在 無 助 地 吶 喊 。 後 來 他 捨 棄 物 質 世 界 而 去 , 我 反 倒 有 一 種 解 脫 的 釋 然 , 既 然 同 樣 不 能 再 與 他 交 換 任 何 世 間 的 信 息 , 倒 不 如 盼 望 他 的 靈 魂 早 日 脫 離 苦 難 , 到 達 一 個 喜 樂 之 地 。

這 種 宗 教 嚮 往 , 使 得 靈 魂 成 為 實 有 的 存 在 。

於 是 , 我 閉 上 雙 眼 , 將 臉 部 反 轉 , 構 築 起 一 道 心 物 的 界 面 , 面 對 內 心 廣 袤 的 宇 宙 , 去 尋 找 自 我 的 靈 魂 。 發 現 意 念 一 發 即 至 , 無 遠 弗 屆 , 思 想 可 以 絕 對 的 自 主 , 恣 意 的 狂 野 , 從 來 不 需 要 等 待 物 理 運 作 和 化 學 反 應 , 也 沒 有 光 速 的 速 限 , 以 至 於 一 切 物 質 形 同 虛 設 , 旗 動 不 由 風 動 , 緣 於 心 動 。

可 是 只 要 一 次 輕 輕 的 呼 吸 , 便 又 被 迫 重 返 現 實 , 在 這 裡 物 質 有 著 它 們 的 地 位 , 遵 守 著 不 容 逾 越 的 自 然 律 , 為 物 質 所 造 的 軀 體 不 得 不 臣 服 於 其 中 。

我 深 知 , 終 有 一 天 , 必 須 遵 照 著 自 然 的 法 則 , 將 身 體 中 所 有 的 元 素 , 那 些 原 本 就 不 屬 於 我 的 , 一 五 一 十 的 還 歸 於 大 自 然 。 但 卻 冀 望 凝 聚 了 一 生 記 憶 、 情 感 和 信 仰 的 靈 魂 能 永 遠 留 存 下 來 。

如 果 靈 魂 終 不 免 踽 踽 獨 行 , 當 初 為 什 麼 要 和 身 體 結 合 ? 不 同 的 宗 教 對 這 個 問 題 有 不 同 的 解 釋 。 我 曾 經 對 前 世 今 生 的 輪 迴 之 說 深 感 興 趣 , 想 像 每 個 人 一 生 的 思 想 、 行 為 都 會 自 舉 頭 三 尺 之 處 源 源 輸 入 一 個 龐 大 的 資 訊 系 統 , 最 後 計 算 出 輪 迴 的 等 級 。 後 來 想 想 , 既 然 前 後 各 世 斷 了 聯 結 , 那 麼 那 一 世 是 乞 丐 、 那 一 世 是 王 子 似 乎 也 沒 有 什 麼 實 質 的 意 義 。 何 況 有 許 多 生 來 殘 疾 的 不 幸 者 , 難 道 還 要 強 將 他 們 的 痛 苦 歸 責 於 前 世 的 罪 與 罰 ?

靈 魂 的 最 終 歸 宿 在 一 個 不 屬 於 物 質 定 律 規 範 的 世 界 。 這 樣 的 想 法 對 每 一 個 執 著 於 此 一 信 念 的 人 都 是 真 的 , 無 法 也 無 須 檢 驗 。

對 靈 魂 不 朽 的 渴 望 , 使 我 不 再 深 究 非 物 質 的 靈 魂 如 何 能 夠 與 物 質 的 軀 體 維 繫 著 密 不 可 分 的 夥 伴 關 係 。 畢 竟 大 腦 精 密 而 複 雜 的 結 構 , 遠 非 一 般 物 質 所 能 比 擬 , 也 許 其 中 隱 藏 了 我 們 無 法 了 解 的 成 分 。 雖 然 愈 來 愈 多 的 研 究 指 稱 : 一 切 意 識 、 智 能 都 是 神 經 元 動 態 網 路 所 突 現 的 屬 性 , 唉 ! 管 他 呢 , 這 麼 唯 物 的 結 論 似 乎 失 之 武 斷 , 言 之 過 早 。

我 衷 心 期 盼 「 虛 擬 幻 境 機 」 永 遠 製 造 不 出 來 。 因 為 機 上 的 每 一 個 零 件 都 暗 喻 著 對 靈 魂 存 在 信 心 的 搖 撼 , 甚 至 於 崩 解 。

在 生 老 病 死 的 物 質 世 界 中 , 這 點 信 心 是 最 後 的 一 切 了 。

(1999年12月25日中央副刊)

(2000年1月18日紐西蘭自立快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