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寫如廁的事,無奈何,還真有感觸,不吐不快。

今天從吐魯番搭高鐵到柳原,再拉車到敦煌前的休息站,又碰到旱廁,我若無其事去上了,竟然覺得也沒怎樣?是一周下來,我鼻子已經適應這樣味道了嗎?是我眼睛已經習慣這樣環境了嗎?

小時候住軍眷,沒有抽水馬桶,家人共用一有蓋的塑膠馬桶,積到相當份量,就由我們姊妹輪流拿到附近公廁倒,有時月黑風高,只記得趕快倒完回家,沒有奇臭難聞的印象,大概就是習慣了。

其實我們身體來自大自然,食物也取之於大自然,不同元素成份組成不同食物,消化吸收排出的亦是大自然的元素,形體不同而已,大驚小怪只是自己嚇自己。

新疆地廣人稀,倘佯大自然中,野放、旱廁是很自然的事。修建廁所也不必要有門,沒充足水源冲洗,就隔陣子再清理,上廁所頭朝外屁股朝裏,免得別人一進來看見自己的大屁股,想起來都有道理,就覺得日前看見幾位當地婦女上廁所有門亦不關,一邊出恭一邊划手機,也沒什麼不對,習慣而已!

但是新疆開放觀光,湧入大批觀光客,受到其他文化冼禮,如廁大事亦逐漸改變,當地政府大肆興建廁所,可可托海景園區蓋了棟五星級的大建築物,外觀像座博物館,利用化學泡沫分解糞便,但是我們入園使用賞心悅目,出園再用就不堪入目,因為遊人太多,泡沬不見,只剩糞便,雖然規劃不理想,但是主要原因還是軟體趕不上硬體,大陸很多事物都有同樣問題,高鐵已經躍升世界第一,但是人文修養還有待改進,我們剛到烏魯木齊時,由於領隊阻止一位當地大媽插隊,她大吵大鬧,後來幾次三番找回來駡人;如果使用廁所的人還是留在野放心態,如何能長期維持廁所的整潔呢?

在新疆上廁所要隨遇而安,有時景區最漂亮的一棟建築竟然是公廁,卻髒汚不堪,毋須懊惱!有時聞到異味撲鼻的廁所,也不必太驚慌避之唯恐不及,就像人生,只要調整好自己的心理,既來之則安之!有什麼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