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出門在外,吃喝拉撒睡都是大事,如果不妥善解決,常常大掃遊興,而且整天不舒服。旅遊法國時覺得找廁所難如登山,這回大陸自由行,廁所倒是不難找,不過想要找到堪用的比法國還要困難。

英國BBC新聞台今年九月八日有篇報導「北京公廁禁忌」(The Forbidden Public Toilets of Beijing),作者Justin Rowlatt提到以往大陸有三T 的禁忌:天安門(Tiananmen),台灣 (Taiwan)以及西藏 (Tibet),不過現在還要再加一個T(toilet)。由於WTO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將大陸列為亞洲國家公廁倒數第一名,有鑑於乾淨公廁是現代文明的表徵,大陸因而實施嚴格衛生標準,規定每間公廁不能有兩隻以上的蒼蠅,Justin覺得這題材有趣,想做公廁專題報導,但因為此舉會讓大陸政府難堪,所以被嚴格制止,否則他目前的工作會受影響,最後只有打消這念頭。

今年九月十二日大陸英文報China Daily第九頁讀者投書也有篇關於公廁的文章,由於勞工部門介入,北京玉淵潭公園的20名廁所清掃工人終於收到拖欠許久的3個月總計3000元人民幣(合台幣15,000)工資,其中300元還是用蔬菜扣抵。但事後雇主仍威脅要找出告密的人,以便嚴予懲罰。

親身使用過大陸各處機場、火車站、捷運站、餐館、百貨公司、旅遊景點的廁所後,我確實感覺一言難盡,且聽我分享部分經驗。

到上海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來到靜安寺旁探訪張愛玲的故居「常德公寓」,不禁緬懷「小團圓」及「The Fall of the Pagoda」中她描述居住在這兒的歲月及經歷。之後我們來到日系久光百貨吃早餐順便上廁所,發現廁所不但新穎超乾淨得讓人感動,而且會自動沖水,我不禁大喜,這趟旅程應該會很輕鬆愉快吧!

接下來就惡夢連連,每次上廁所都膽戰心驚,不知門後是什麼景象。

虹橋車站大廳新穎亮麗,但是廁所卻很破敗,又沒衛生紙,也沒水洗手。

永和大王連鎖店,不知是否是台灣人開的,店很體面,上下樓該有百來個座位,收費不低,我們飯糰(裡面有點肉鬆)加小杯豆漿,收費7元(台幣35元)。但是廁所臭味撲鼻,匆匆上完了事。

西湖旁一家還餐廳,裝潢還不錯,價位也不便宜,我們在那兒吃午餐,發現只有一間厠所,沒放衛生紙,牆上大剌剌寫著「小心地滑,禁止大便」。

杭州火車站雖然有些老舊,但大體也還過得去,但一進入廁所好像倒退二十年,又髒又臭,門都沒有鎖匙,也不知道裡面是否有人,試了幾間,還看到有個年輕學生蹲著上大號,終於找到一間沒人,一打開,因為缺水大號完未沖洗。終於等到一間可以忍受的,還是必須一邊上廁所,一邊用個小指頭勾著個小洞,以防有人拉門時可以應變。這樣經驗確實痛苦不堪。

濱江大道旁Häagen-Dazs店裝潢華麗,冰淇淋當然是重頭戲,但是也提供一般西餐廳的正式餐點,我們在臨江邊的露天座喝咖啡吃冰淇淋冰,合計消費新台幣六百元,走前要上廁所,結果店家告訴我們他們不提供廁所,要我們拐個彎到旁邊的公廁去上,結果公廁不但髒污(沒有水),門也不能鎖(鎖匙不見了,門上只剩幾個洞),最後我又回到店裡向工作人員抗議,他們也沒什麼反應。

 

 

不論在城市或鄉下,我所看到嬰幼兒大多穿著開襠褲,意味他們不論任何時候或任何公共場所都可以隨便上廁所。有一回在捷運車站月台,有個四、五歲小女孩眾目睽睽下公然尿尿,父母還在旁緩頰說小孩等不急了。更有多次看到父母當街幫小孩把尿,似乎只要是小孩,隨地大小便是天經地義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我不禁懷疑台灣的小孩是如何忍得下來的。

我相信大陸政府要清潔公廁的決心,而且如果他們真要幹,也做得成,西湖風景區的廁所就清掃得非常乾淨,幾乎有我們捷運廁所的水平。大陸如果真要提升亞洲公廁的排名,讓大陸變成文明社會,公廁話題不是禁忌,勢必得加把勁,讓上廁所這檔事不再是觀光客的惡夢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