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兒媳位於荷巴特的家中一個月,對居住環境有較深的感觸。

荷巴特是澳洲塔斯瑪尼亞省最大城市,二十多萬人口,台北市二百七十萬,荷巴特的土地面積是一千七百平方公里,台北市只有二百七十平方公里,總結起來,十倍人口住在六分之一土地上,以致於一百萬澳幣(台幣兩千三百多萬)在荷巴特可以購買有海景、山景、或河景的大房子(兩層樓板面積百坪,包括花園土地總面積二、三百坪),台北市可能是三十多坪的大樓公寓,土地面積少得可憐,更別提花園了!

以兒媳租住的房子為例,living area全面海景,每個房間都有view,與大自然環境親密接觸,每天看日出變化萬千,但是玻璃環繞的太陽屋,冬天日子好過,夏天可能熱得受不了!室內寬敞,連洗衣房都有四、五坪,洗衣烘衣燙衣設施不用説,還有兩個水槽手洗空間,水籠頭上架有吊桿可晾手洗衣服,除此之外靠著幾面牆全是櫉櫃,貯存空間嚇人,這樣房子真是任何主婦夢寐以求的,不過全屋吸起地來也累死人,國外機器又重又大 ,死拖不動,三間廁所浴室仔細清理得花上大半天,更不用說擦窗戶清窗簾這樣天方夜譚的事。由於景緻宜人的屋全建在山坡上居高臨下,花園也是高低有緻卻迤邐難行,做garden時一不小心從台階𨄮下,半條命都沒了。

與台北居大不同的還有瓦斯表、電表、水表皆匪夷所思建置屋外(難道不怕有人惡意破壞),我有天煮菜開瓦斯點不著,最後才在屋後找到兩個大瓦斯筒,一個是開一個是關,才明瞭關的是備用,以免斷了瓦斯生活失調,等備用打開就上網通知公司送貨再補,送貨人員自己進出院內裝卸,不需有人在家留守。

最最不同的是,在兒媳居處人人住在自己圍築的大城堡內,不輕易邁城門一步,我們在這兒月餘,幾乎沒和任何近鄰打過招呼,四周永遠靜謐一片,有天幾位老人在我們屋外幾呎處小談就是唯一經驗過的噪音了! 這樣環境有如人間仙境,但是我們年事已高無福消受,過一陣還是得回到熱鬧喧天人聲鼎沸的台北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