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巴特住了快三周,終於感受到刺骨寒風的冷及雪花在四周飄舞的新奇!

這兒冬季的均溫是攝氏5度到12度,品敦家的living area(客㕔、廚房、餐廳一字排開來)向海的那面是一整排的落地窗,我們一天之内可以經驗到四季的溫差,晨㬢海上暗沈一片灰藍,卻隱約有道粉紅晨光慢慢暈開,這時大約是6、7度,等天色愈來愈亮,可以看淸楚海的輪廓、逺邊的Tasmania bridge及教堂的鐘樓,已經升至10度左右,太陽完全露臉時,一片清澈無雲的藍天襯得海水也晶亮起來,海上開始有拖船的活動或遊輪進港了,更暖合時,還有帆船點點、甚或有人划獨木舟戲水,室外可能還是十度上下,但屋內因為大片玻璃,太陽一無蔽蔭直接揮灑進來,害得我們忙脫下厚重羽絨,只剩單衣還覺得陽光扎人,非得拉上窗簾,否則一日曬下來,可能會有sun tan,下午太陽威力逐漸減弱,我們又再穿回背心,等到夜晚來臨,海上漆黑一片,但見遠遠近近家家户户點起燈來,與天上繁星閃爍相呼應,冬天又來了。

塔斯瑪尼亞緯度高靠近南極(其實從此地到南極的Casey站還有三千多公里),直覺的反應冬天一定是冰天雪地,不過三周來,真正寒風刺骨的日子屈指可數,有天晚上颳起大風,直逼十幾級颱風的威力,我們住的用幾根鋼架撑起來的房子好像都在幌動,鄰居屋頂一角鬆動,被風吹得嘎拉拉響,polly大叫把我喚醒了。還有兩天陰雨綿綿,瞬間竟然飄起雪來,我們呆在暖氣房內,看雪花飄落快到地面時又化成水了,室內外的溫差讓人覺得詭異。有次我們去看open home,下了車,才發現自己竟然被雪花包圍了,落在身上沒什麼感覺,只看到些小白點,一下就消逝無踪了,倒是在遠眺的威靈頓山上留下白雪皚皚的山頭。

荷巴特處處海灘叢林,很有紐西蘭的感覺,即便天氣也類似,難怪兩地的人都汲汲營營逐日而居,有全日照又有海景的房子是人們心中的首選,因為有陽光有景緻,寒冬時即便鎮日家中也不寂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