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旅遊總留連歐美等近世紀强權國家 ,後來跑澳紐也是英國的子弟兵,近幾個月遊歷古文明國家,終於逐漸拼湊出另一半的故事。亞斯文就是最好的例子 。

埃及一億人口四分之一在開羅,所以開羅髒亂脫序,但搭乘火車13小時到埃及最南端的亞斯文,一切就大不同了。

「亞斯文」古早意指貿易,是古埃及和努比亞的貿易重鎮,如今則與近鄰蘇丹交易頻繁。全省面積和台灣一樣大,人口卻只有二十萬,絕大部分是沙漠,是世界上最乾燥的地方之一,自2006年5月以來,亞斯文沒有任何降水,但今日能有固定水量讓400艘遊輪終年航行尼羅河上,就是小國在列強中掙扎求生存的結果。

尼羅河水泛濫,英國人在1898建有低壩,但早已不堪使用,1960埃及總統納塞爾想修建高壩,美國原打算金援,但因埃及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取消資助,納塞爾使用蘇伊士運河收入並爭取盟友蘇俄支持,1971 完成的高壩攔下滾滾北流進地中海的河水 ,形成全世界最大的人工湖納塞爾湖,提供人民用水改善生活,也滋潤周邊沙漠,形成處處綠洲。為感謝蘇俄盟邦的支持 ,遂建置蘇埃友誼象徴蓮花塔,極為狀觀,也是景奌之一。

有了穏定豐沛的尼羅河,亞斯文和路克索間河面寬廣平靜,利於船行,因此埃及人開始在這兩個觀光大城間經營旅館式的遊輪,也譲我們原本小有艱辛的夜宿火車之旅,立時否極泰來進入順境。Ramadis遊輪上的房間比曾經待過的夏威夷pride of America遊輪更寬敞舒適,或許餐食、休閒設施及各項娛樂活動尚無法望其項背,但我們已很滿足。

又,建水壩也有壞處,人工湖會淹沒珍貴的古蹟及少數民族聚居處 ,於是 有了大肆搬遷及移置的措施, 公元前1284年興建屬世界文化遺產阿布辛貝神廟的遷址造就了更興盛的觀光業,這點留待後續。但是亞斯文水壩對於亞斯文及整個 埃及無與倫比的影響,確實讓人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