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敦這麼多年一直婦唱夫隨,因為太太的工作機會較有限制,他放棄了紐西蘭已建立的二千多名家醫病人,在澳洲重新歸零,澳洲制度和紐西蘭不同,看一個病人賺一份錢,不像紐西蘭有多少病人,政府先給一筆錢。他是個華人,這地區幾乎沒有華人病人,慘澹經營時看不到幾個病人。

他們診所的經理先生是已經退休的電工,今天來家中裝毛巾加熱架,他說自己是品敦的病人,品敦是好醫生,現在病人愈來愈多,想想連診所經理的先生都找品敦看病,他終於可以在此安顿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