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在外,難免要和當地人互動,了解他們的特性才能自然相處旅途愉快。

曾經看過一個研究結果,種麥地區的人比較個人主義,種稻地區的人比較集體主義。澳紐是種麥地區,我感覺他們非常強調自信與自我掌控(美國人在這方面應該是第一名),公共場合裏顕少面露驚惶不安情緒,隨時都擺出一副I’m in control的酷樣,只要不是社會禁忌,什麼事都可以大方隨性做。

許多年前在紐西蘭游泳池觀察到,工作人員不知為何將池邊一處用繩子攔住,不讓人過到另一區,實在很不方便,當地人立刻拉起繩子兀自通過,亞裔人士左右張望半天,才從繩下鑽過,心中實在很感慨,或許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但是西方人士那種自我確實展露無遺。

不過他們的自信也不是百無禁忌,感覺他們的生活教育是比較成功的,用餐時很少會露出滿口食物講話,左手用叉右手用刀將食物切成小塊再送進嘴裏,路上行走,多半會注意其他用路人,保持一定距離,不小心搶了路一定致歉,下飛機前一定禮譲前面座位的人拿好手提行李先下。只要符合這些與人互動的常規,其他自我的行為可以很自我。

品敦在澳紐求學工作近二十年,剛開始會因為他常指點我們日常生活小細節而不快,例如不小心擋在店門口講話讓人出入不便,或是未考慮其他用路人的需求,慢慢了解要在澳紐行走,必須接受他們的行為潛規則,然後就可以很有自信昂頭挺胸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