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前到香港寄居方顕表姐位於何文田的家中,三十年前住過的地方,房子老舊了,環境也垂垂老矣,附近大樓很多樓㡳開餐廳辦事樓,樓上都是養老院,表姐說很賺錢,這是未來台北社會的前兆,譲人不忍逼視。

寄居何文田主要是陪伴年屆古稀每周必須洗腎兩次的表姐,也和她的子女及孫輩有近距離的接觸,方顯更有幸見到他外婆親妹妹的兒子及媳婦,外婆從小每日清晨幫他準備便當,見到媽媽及外婆的這些至親就好像自家人,三、四十年的故事在時空不斷流轉。

此外,也找了個下午和法國出生長大、現在香港工作的外甥女促膝長談,彌補多年時空的隔闔,現在國際村的社會,親戚散居各處,這些因緣聚會確實彌足珍貴。

這回香港之遊的主景是敍親懷舊,副場就是在衝天高樓的縫隙間看滿街人潮吃精𢁉美食,雖然身處異地,每天都有人噓寒問暖,殷切提供旅遊資訊,造就了很不一樣的自由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