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一月春節,參加旅行團遊江南七日。
第四天下午三點到上海,馬上去了「新天地」、「徐家匯天主堂」兩個景點,然後在「傣家村」吃晚餐兼看春節表演,餐後趕場去「馬戲城」看了「時空之旅」雜技秀,到入住浦東喜來登已超過晚上十點,這樣的旅行團不可謂不盡責了!’

第二天,先感受了「磁浮列車」的飆風,

然後去「上海城市規劃館」綜覽市貌,

飯後則在「城隍廟」週遭和「豫園」擠了一下午,「外灘」、「觀光隧道」、「黃埔江遊輪」當然是入夜後必備的節目。

當我們得知第三天早餐後,就要開拔往烏鎮去坐「櫓船」,決定搶個大早,搭地鐵到「南京路步行街」逛了一圈,等「親自」找到「先施」的招牌,才覺得「我」真的到了上海!

當科技再進步,跟團的旅遊總有一天會被3D,360度的「虛擬實境機」取代,自由選擇旅遊景點,在已程式化的範圍內神遊,省去了舟車勞頓之苦。

我們對上海原都有不同的情懷,綺芳是「張(愛玲)迷」,

我則對上海在中國近代史中的角色,有難以言喻的感觸。

何況在先母年輕歲月中,上海有一席之地,從小就知道不少上海的街名、店名。

這次,決定來一回貼近生活的自由行,住在住宅區之中,以地鐵為交通工具,隨興地去找租界裡的老上海,去看浦東的新上海。

尋找張愛玲寓所的時候,意外地經過「百樂門」。訪中山先生故居,才得知他在這屋內完成了《孫文學說》和《實業計畫》,感嘆嘔心瀝血的建國藍圖僅被分割在海峽兩岸零散實現,這應該非他所願吧!

上海人口約相當於台灣,外來的觀光客又多,街頭上都是人頭,何況在觀光景點。我們搭早班地鐵,舒適地坐到豫園商圈,從容地在「南翔」吃客小籠包,彌補了上次隨團來此,連擠到「南翔」十公尺之內都困難的遺憾。遊完豫園,坐在亭中賞魚,起身離去時,剛好聽到旅行團的喧嘩聲。

蔣宋有名的「愛廬」和許多名宅都位於東平路一帶,如果頂著烈日來訪,就可惜了!

這幾條以前法租界內,道旁延綿著法國梧桐的小街,最適宜清晨慢步。

上海的夜,在黃浦江兩岸最美麗。跟團來時,忙著遊江、走觀光隧道。這次,則在濱江大道優閒地喝著咖啡,靜靜地看著五光十色的遊船穿梭江中。

如果問我還會不會跟團旅遊,答案是肯定的。冬天就想隨團去埃及。
但是上海,我會做好功課,自己來!